捐款 DONATE

一名藏語倡議者的囹圄之路

09 5 月

一名藏語倡議者的囹圄之路

 

文:阮柔安(Roseann Rife)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研究主任

 

58日,藏族人權捍衛者及良心犯扎西文色 (Tashi Wangchuk)在中國的看守所中度過他第三個生日。在當局眼中,他的罪行是和平捍衛藏族文化。而為此,他可能面臨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

 

扎西自20161月起遭到拘押,起因他現身於《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一套廣為人傳、題為「一個藏人追求正義之路」(A Tibetan’s Journey for Justice)的紀錄片。視頻講述他從青海省(位於中國西部)偏遠的藏族聚居區前往北京的旅程;而他此行是要尋求法律援助,為學校缺乏藏語教育而對地方官員提起訴訟。

 

為何扎西這樣一位在中國的網絡平台淘寶上開店做生意的商人會冒著犧牲自己舒適生活的風險去捍衛藏語教育呢?

 

有關藏族語言和文化正在逐漸滅絕的擔憂與日俱增,激發扎西展開對於正義的追尋。藏族電影製作人當知項欠(Dhondup Wangchen2007年的影片《不再恐懼》(“Leaving Fear Behind”)早已表達出類似擔憂。

 

因和平捍衛藏族文化,扎西可能面臨最高15年監禁

 

國家統一與藏族文化權的對立

扎西最終在中國憲法中找到一項理據起訴地方官員。中國憲法規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如果中國政府近期提交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的報告可信,則還有12條法律及27項法規「保護」少數民族的語言權。

 

政府空談保護少數民族的語言權,卻以進取的措施,向藏人植入單一的國家身份及推行漢語 (普通話),這對藏人身份產生了切實的威脅。當局更以達致「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等口號,以圖合理化加於少數民族的這些嚴格限制。

 

公立學校中文壓倒藏語

在所謂的「雙語制」下,西藏大多數學校現在以普通話中文作為主要的教學語言,藏語僅是眾多科目之一,如今已經很難找到有中學以藏語作為教學語言。

 

只有在鄉村農牧社區的小學裡,當很多老師不夠資格以普通話教學,才會使用藏語。這使許多農村學校的學生面臨雙重困境,他們既不能恰當地使用自己的母語,也不能流利地讀寫普通話中文。

 

無論是用普通話中文還是藏語教學,學校都被要求使用「全國統一課程」,基本上教授的都是漢族主導的中國文化,無論是藏族還是其他少數民族的文化和歷史都鮮有涉及。

 

 

內地西藏班學生迷失民族身份

每年,政府都會從西藏的小學裡挑選數千名1115歲的最優秀的學生,把他們從家鄉遷至北京和其他遙遠省份的寄宿學校裡的「內地西藏班」學習。這些學生在初中畢業前,即至少4年時間裡都不會被允許回家(西藏);如果他們要完成整個中學階段的學習,就有7年年時間不能回家。

 

政府大力補助的「內地西藏班」增加了教育機會,但西藏學生要冒著遭到非自願文化同化的風險。

 

在這段成長期內,這些孩子學習的是全國統一課程,只有很少的藏語教育,生活在以漢族人為主的環境中,無法參加藏族文化和藏傳佛教活動。當中大多數人在畢業後返回西藏,卻不擅藏語,亦已適應了漢族文化和單一的國家身份。

 

這種在少數民族中建立單一國家身份的政策並沒正式官方承認,但似乎已是公認的做法。例如去年,政府官員通知這些「內地西藏班」寄宿學校的校長「抓實思想政治教育和民族團結教育工作」,他們必須使學生樹立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五個認同」。

 

「內地西藏班」於20世紀80年代開始創辦,當時,許多藏族父母把自己的孩子偷偷送出國,到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設立的西藏兒童村(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的學校裡學習。近年來,中國政府收緊了邊境控制,並強迫父母從西藏兒童村的學校中接回孩子。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在今年2月新學期開學時,現有35所西藏兒童村學校裡已經沒有了來自中國的藏族新生。

 

私立藏語教育班被以分裂為由禁止

扎西在小學裏和從哥哥那兒學習了藏語,而他的哥哥曾跟隨一名僧侶學習。據《紐約時報》報導,扎西在作為僧人的3年裡繼續學習,然後報讀私塾課程。不過,他卻發現大多數學習藏語的渠道已不復存在。

 

2015年,他為自己的侄女尋找藏語學校,探訪了青海、四川和雲南省藏族自治州的5所學校,卻只發現藏語教育已不再受到重視,而普通話中文成了教學的唯一語言。

 

寺院曾是主要的藏語教學機構,但現在卻被禁止開設藏語課程。由於僧侶和尼姑參與了捍衛宗教自由的抗議,政府將其視為國家安全的威脅,並決定盡可能地減少寺院和社區之間的聯繫。

 

私立的藏語學習班也被關閉了。根據政府於2015年發布的一份通知:「以藏語、環保與教育之名所組成的非法組織團體」屬於20種「涉藏獨非法活動」之一。

 

在一份於20181月發布的通知中,政府把組織藏語學習班的團體認定為「與達賴集團互相勾聯……參與實施分裂破壞活動的黑惡勢力」,並要求群眾舉報這類團體。這一舉措與政府「為了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嚴密防範和依法打擊境內外各種恐怖主義勢力、分裂主義勢力和極端主義勢力勢力對中國的滲透、破壞、顛覆活動」的政策一致。

 

 

扎西因保護藏文化受到起訴

扎西在被拘押了近兩年後於20181月出庭受審。他在2015年接受《紐約時報》的訪問時表達了對於政府承諾的不信任:「當地政府在控制藏民族文化的實際使用,例如文字語言方面的控制。它在表面上看起來是一種建設或者是一種幫助,其實是為了達到消滅民族文化的目的。」這些評論被當作扎西「蓄意煽動民族仇恨、陰謀破壞民族團結和國家統一」的證據。扎西現正等待判決結果。

 

囚禁扎西以使其噤聲不會阻擋其他藏人為了保護自己的語言、文化和身份而進行抗爭。政府必須停止以「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為名,將少數民族兒童圈禁在牢籠中,強行灌輸普通話中文和全國統一課程。

 

政府必須立即無條件釋放扎西文色,他不過是在行使自身和平倡導藏語教育的權利。

正如他們用藏語所呼籲的བཀྲ་ཤིས་དབང་ཕྱུག་གློད་གྲོལ་གཏོང་དགོས། —— 釋放扎西文色。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