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中國:跨性別者冒著生命危險自行做高風險手術

10 五月

中國:跨性別者冒著生命危險自行做高風險手術

國際特赦組織在新報告中指出,在中國,由於跨性別者幾乎不可能享有所亟需的醫療衛生服務,所以自行做高風險的手術,並在黑市購買不安全的激素藥物。

《我需要家長同意才能做我自己 – 中國跨性別者尋求性別確認醫療程序時遇到的障礙》(“I need my parents’ consent to be myself – Barriers to gender-affirming treatments for transgender people in China)揭示出,由於普遍遭受歧視與污名化,再加上嚴苛的資格限制及資訊缺乏,跨性別者要尋求不受管制且不安全的性別確認醫療程序。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盧利安(Doriane Lau)表示:「中國政府有負於跨性別者,歧視性的法律和政策令許多人認為自己別無選擇,只得冒著生命危險自行進行高風險的手術,並在黑市尋取不安全的激素藥物。」

「當局及醫學界必須停止將跨性別者視為精神病人。當局需要改變對尋求進行性別確認手術的人施加的嚴苛要求,以及缺乏衛生相關資訊的現象,以便人們能夠尋求所需之醫療衛生服務。」

在中國,跨性別社群基本上是被忽視的一群,在家中、學校、工作場所及醫療衛生系統中受到的歧視根深蒂固。儘管遇到種種挑戰,15名在中國各地的跨性別者仍願意與國際特赦組織分享TA們的經歷。

當中許多人談及了自身性別與性別特徵不一致所帶來的精神痛苦。

21歲的跨性別女性姿佳*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為何開始激素療法﹕「我渴望改變我的身體。我對自己的男性性徵感到反感。藥物帶來的改變是漸進式的,但我馬上就感覺好多了。我終於可以開始做自己。」

然而,國際特赦組織在訪談中發現,跨性別者嚴重缺乏在公共衛生系統中尋求性別確認醫療程序的知識。這一問題再加上嚴苛及歧視性的資格要求,意味著跨性別者往往無法在尋求所需的醫療衛生服務時得到支援。
在中國,跨性別者被歸類為罹患“精神障礙”,而且進行性別確認手術要求取得家屬同意,這也是跨性別者在尋求安全的醫療程序方面的主要障礙。因為擔心被排斥,不少跨性別者選擇不告訴家人。

此外,要進行性別確認手術的人還要符合許多其他要求,例如未婚或無犯罪記錄,這亦對尋求這一醫療程序的人造成了主要障礙。

自行動手術的危險 

由於對醫療衛生系統深感失望,跨性別者採取了高風險的措施,就是嘗試自行動手術。其中兩人向國際特赦組織講述了自己的痛苦經歷,包括惠明,她在進入青春期後便迫切地想要讓自己的男性性徵與女性性別認同一致。

30歲的她讀大學時開始自行用藥,並通過網上黑市購買了激素藥物,但在僅僅一個月後,她便因為極大的情緒波動和心理健康方面的嚴重影響而停藥。

在醫院進行性別確認醫療程序對她而言是不可能的選擇,因為她擔心家人會在她要求TA們同意時拒絕她。2016年,她孤注一擲地決定嘗試自行動手術。

惠明感到自己別無他法:“我覺得自己是個不正常的人。我要如何向我的家人解釋這個問題? 我既開心又害怕。我害怕的原因是自己流了那麼多血,我可能會死在那兒。我還害怕自己死時依然是個男人,因為我還沒有完成手術。”

惠明匆忙前往急救室。她讓醫生對她的家人撒謊,說她遭遇了意外。她的父母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絕望之下摘除了自己男性性器官。2017年,惠明去泰國進行了性別確認手術。在出發前,惠明向母親表明了自己的性別認同,而她的母親也接受了真實的她。

不安全的藥物

鑒於醫療衛生系統的不足,那些急需讓自己的身體符合其性別認同的跨性別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TA們別無選擇,只能通過不安全且具有風險的黑市獲取激素藥物。

這包括通過社交媒體聊天群、網店及海外代購購買藥物,而這些藥物的價格通常比合法市場的高出許多。在與國際特赦組織交談的受訪者中,沒有一個人在開始服用這些藥物時從醫療專業人員處獲得了建議。

在缺乏法律法規及監管的情況下,這些在黑市購買到的藥物極有可能不安全且為仿冒品。由於不了解所需的劑量、副作用或藥物品質,許多受訪者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TA們經歷了不同程度的情緒波動,部分人甚至陷入抑鬱,但卻沒有尋求醫生意見或就醫以緩解這些狀況。

由於TA們想要緩解活在與自我認知不一致的身體裡所帶來的痛苦,因此已有了心理準備,要承擔買到不安全藥物的風險。

生活在北京的21歲跨性別女性珊珊厭惡自己的男性性徵。她告訴國際特赦組織說:“讓我最為焦慮的就是身為男性。有時,我太痛苦了,都想自殺。”

無法承受這種焦慮的珊珊開始從黑市購買激素藥物。

資訊匱乏

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跨性別者在最初開始服用激素時,沒有從自己的醫生那兒獲得任何與性別確認醫療程序有關的建議或指導,而是通過朋友及在網上搜索資訊瞭解到了醫療方案。TA們認為公共衛生系統中的醫生無法給予自己支援。

專長於性別確認醫療程序的醫療衛生機構並不多,全中國僅有一家專長於一系列性別確認醫療程序的綜合性醫療服務診所。這個專長於性別確認醫療衛生服務的團隊於2018年9月在北京大學第三醫院成立,是中國首支為跨性別者提供醫療衛生服務的綜合診療團隊。

現行為醫療專業人員提供的有關性別確認醫療程序的指引並不恰當。這些指引以及資訊匱乏的問題,意味著跨性別者在尋求所需的醫療衛生服務時面臨巨大的障礙和挑戰。
2019年3月,中國政府接受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建議,立法禁止針對性及性別少眾(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及雙性人)的歧視。

盧利安表示:“中國政府可以通過消除跨性別者在尋求安全的性別確認醫療程序方面所面臨的障礙,證明政府非常重視解決性及性別少眾被歧視的問題。”

*所有姓名皆為化名,以保護受訪者的身份。

報告全文﹕https://www.amnesty.org/en/documents/asa17/0269/2019/en/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