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人權星期五-難民及尋求庇護人士在香港的處境

29 4 月

人權星期五-難民及尋求庇護人士在香港的處境

hef_refugee IMG_8705

「人人有權在其他國家尋求和享受庇護以避免逼害」是來自世界人權宣言的第十四條第一款,而1948年在聯合國大會中早已通過及肯定這條條款,大部份國家也同時認可了這條條款。但從過去數月不斷升溫的全球難民危機中可見,這條條款很多時都失去效用。香港的確不像歐洲一樣需要急切地面對難民湧入,也沒有受到在緬甸發生的羅興亞問題所影響。然而,香港媒體及一些政客卻不斷激起香港社會中排外及敵視移民及尋求庇護人士的情緒。

有見及此,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聯同HK Community Connect 於四月份一起舉辦了一個以難民及尋求庇護人士為題的活動,希望藉此反駁一些對這群脆弱群體誤解。我們邀請了來自Daly & Associates的主管-人權律師Mark Daly及來自Justice Centre Hong Kong的公眾參與協調幹事Zamira Monteiro 來跟我們分享他們處理難民案件的工作及個人經驗。我們也十分榮幸邀請到到港尋求庇護人士Andrew (為保護尋求庇護人士身份,名字已經處理)來分享他在統一審核機制(USM)下的經驗,以及他於現有機制下所遇到的種種不公。

Mark在分享時談及了幾宗他向尋求庇護者提供法律支援及作為他們法律代表的案件。其中一宗案件的尋求庇護者最終被認可為難民,並能於加拿大重新定居。但Mark 告訴我們像這樣的成功案款在眾多的尋求庇護案件中只屬少數。他曾與家人到加拿大探訪該名難民,並看到難民的孩子四處自由地奔走。他指出當初若非難民身份成功得到法庭的認可,該名難民今天絕不可能愉快地生活。他在回應提問時表示對香港政府的難民政策感到相當憂慮。現時政府只願提供每月少於三千元的援助並同時否定難民的工作權利,這些政策加劇了尋求庇護者在港生活的負擔。最後,Mark鼓勵聽眾不要偏聽某一立場的說法,要閱讀更多更全面的難民資訊,才能認知到難民在港的真實情況。

承接Mark的演說,Zamira在開始時詢問聽眾,他們的父母或祖父母是否來自外地的移民。很多的聽眾也表示他們的父母或祖父母都並非是在香港土生土長,而是來自中國內地及其他國家的移民。她指出香港現時所面對的根本不從是難民危機,因為事實上到港難民數量不是非常高,恐懼的危機才是當刻香港社會遇上的困難。她批評香港很多政客及媒體正在散播恐懼的言論,威脅並意欲對付這群免受酷刑侵犯的申訴人。經常有難民問她為何媒體及政客要針對他們,並非常心擔憂那些言論會否影響日後尋求庇護的機會。很多難民被這些言論嚇怕。有見及此,Justice Centre Hong Kong正與難民合作,籌辦活動Voice for Protection,希望訓練難民在不同情況下也懂得爭取自己權利。

有政客建議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但Mark及Zamira均認為退出禁止酷刑公約並不能夠解決香港面對的「難民問題」。Zamira提醒我們,《禁止酷刑公約》不單單保護尋求庇護人士,同時亦保護每個香港人免受酷刑。若香港選擇退出上述公約,香港政府將會被豁免由酷刑及不人道對待衍生的法律責任,後果不堪設想。

香港素來以作為國際化及多元文化城市為傲,可惜最近政客及媒體於香港社會煽動針對難民的排外情緒。誠然,聯合國《關於難民地位公約》並不適用於香港,因為香港沒有簽署該公約。但香港政府仍有國際責任遵守《禁止酷刑公約》所述的免遣返原則。香港政府不應逃避國際責任,必需盡快處理所有酷刑聲請,加快統一審核機制的程序,方可避免濫用機制的情況出現。政府應致力創造一個對尋求庇護人士持開放及歡迎態度的環境。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致梁振英公開信 – 香港應履行保護尋求庇護者的法律責任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