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人權星期五:人權旅遊:旅遊者所發揮的角色

19 8 月

人權星期五:人權旅遊:旅遊者所發揮的角色

 

IMG_6944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一向推廣「人權旅遊」的理念,除了希望旅者能了解旅遊地的人權狀況,避免無意地助紂為虐外;在旅行之餘,旅者又能否多走一步,為當地人權狀況帶來正面作用?本會於八月十九日邀請了三位均曾於不同極權或國度旅遊的旅遊者,分別是脫北者關注組共同創辦人劉冠亨、旅居港人Annes以及社區和文化保育研究者原人,分享他們以旅遊者的身份,試圖改善不同地方的人權狀況的經驗。

 

去北韓旅遊必需完全按照官方行程,往往令人懷疑,自己去北韓旅遊,到底能否幫到當地人,仰或單純「益咗金仔」?又能否了解真實的北韓人權狀況呢?劉冠亨根據自己到北韓旅遊的經歷和脫北者所提供的資料,探討這些問題。他憶述自己數年前遊北韓時,北韓政府用盡手段限制外國遊客的活動自由,遊客只能跟隨觀光平壤的官方團,以方便政府呈現一個光鮮亮麗的假象。而且,遊客主要活動的地方 – 首都平壤,其實與其他北韓城市有著天淵之別。由於平壤是北韓政治特權階級居住的城市,佔去了全國大部分的資源分配,因此城內人民豐衣足食,政府甚至有多餘資源興建五光十色的娛樂場所。至於其他遊客不能接觸的其他城市,卻因為資源分配不均而長期面對資源糧食短缺的問題,城市基建及外觀與平壤亦相差甚大。遊客在平壤的所見所聞完全不能代表北韓的實際情況。再加上,遊客一般能接觸的北韓人只有導遊和隨團攝影師,難以透過與當地人交流而了解當地民生狀況。他亦指出到北韓旅遊並不能有助改善人民的生活。這是因為北韓旅客的事宜安排全由隸屬政府的國營旅行社包辦,而遊客亦只能到官方指定的商店購物,旅遊的收益全歸政府所有,結果只會為特權階級所用或被政府用作迫害人權的資產。有見及此,劉冠亨強調到北韓旅遊必注意三點:第一,有圖非有真相,到北韓旅遊所見未必為真,去之前要關注北韓真實的人權狀況;第二,勿無意當了政府的宣傳工具,誤信政府營造的假象,幫助他們掩蓋侵犯人權的事實。最後,他亦希望旅遊者能在遊歷後轉為人權監察者,參與改善當地人權狀況。

 

Annes分享她在各地旅遊時的經歷和感思。她首先分享她到尼泊爾旅遊時與當地第三性別人士接觸時的見聞。儘管表面上當地政府推動為第三性別人士平權的政策,例如政府會將第三性別人士列入官方統計數目,人民身份証和護照上的性別欄均有第三性別的選項等,但當地的人權和性別教育卻遠遠落後於法律政策。第三性別人士在生活上處處受歧視,被視為怪物,從工作、住屋到公共設施的使用,他(她)們都得不到公平的待遇。面對社會上因性別教育不足而產生的歧視,他(她)們只能選擇居住在與社會隔離的簡陋社區,從事自僱性質的性服務行業,默默默承受人權的侵害。由此可見,一個地方的人權狀況並不完全反映於硬件上的政策法律。

於去旅行之餘亦與當地小眾接觸的Annes就分享她在尼泊爾的旅遊經驗 ;透過與當地的跨性別人士傾談,認識當地跨性別人士之苦況 – 雖然尼泊爾很早就在各政府機關表格的性別選項中,設有「X」的選擇,比香港走得更前;但事實上,當地跨性別人士的歧視問題相當嚴重 – 跨性別難以找到居所,必需付更高的租金才能入住;找工作也有困難,往往只能從事性工作,但收入不高;生活面對重重困境;而經常從事義務工作的Annes 亦義工旅遊背後一些鮮為人知的事實。例如在柬埔寨、尼泊爾等地,不少當地組織會利用NGO的名義,向到訪義工騙取住宿行政費用。除此之外,她亦批評不少義工對自己的行為或服務缺乏意識,常發生好心做壞事的狀況。例如捐出不適用物資,加添當地NGO 行政負擔;缺乏持續有系統的義工服務讓服務對象無所適從等。她強調義工必須設身處地為當地人設想他們真正的需要,而非純為了「自我感覺良好」而去做,才不會無知地害了當地社區。

 

原人則從理論框架和自身經驗入手,探討人權和旅遊的關係。他首先列舉了不同因旅遊而產生的問題,包括純樸的傳統文化因為過度的旅遊觀光而被破壞、本地社區變得商業化、生態環境被破壞、遊客消費模式令本地社區貧富懸殊加劇以及政府為吸引遊客而興建沒有歷史文化價值的大白象工程。他亦形容了不同階段的旅遊業如何為旅遊地帶來不同程度的破壞。根據旅遊區生命週期理論,一個旅遊地會經歷開發,本地參與,發展,鞏固及停滯五個階段。在進入發展和鞏固階段時,大量的外來投資會湧入當地市場壟斷經濟,影響民間的小本經營。同時為迎合遊客,旅遊地會發展娛樂和商業區。到了最後,當過度發展令旅遊地進入停滯階段,當地的傳統文化和民生自然環境便會全然被破壞,一如雲南的麗江和福建的土樓。

 

原人認為身為旅遊者,我們不應只旁觀別人的痛苦,更應以不同方法參與改善當地的人權狀況。例如參與當地的可持續旅遊。他以自己曾參與的埃塞俄比亞Danakil之旅為例子,說明可持續旅遊是一種尊重當地社會文化,善用環境資源和支持社區經濟的旅遊模式,有助減輕旅遊對當地的破壞。另外,他亦鼓勵旅遊者以文字,圖像或口述方式為當地人發聲。世上不少人權侵害嚴重的地方,如貪污嚴重的馬達加斯加,因通訊或交通受限令當地居民無法接觸外界,旅遊者因此有責任讓世界知道他們的狀況。

 

三位講者都各自分享了旅遊者在人權上可以發揮的角色。不論是成立關注組織、義工服務,選擇人權友善的旅遊模式還是為當地人發聲,我們都能在旅遊的同時為捍衛人權出一分力。然而,除了保持對人權和地方的關懷外,我們亦要時刻警剔,意識自己的行為並對所見所聞持批判態度,以免弄巧成拙,無知地成了人權侵害的幫兇。

 

 

延伸閱讀: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旅遊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