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人權星期五:法治如何保障人權

29 7 月

人權星期五:法治如何保障人權

IMG_6723

 

近年,不少民間團體均會就一些涉及公共利益的政策或政府的一些行政手法,提請司法覆核;有前常任法官指司法覆核被濫用。但其實,司法覆核的制度在保障市民的權益上,的確扮演著一定的角色。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於七月邀請了兩位嘉賓, 分別是領匯監察成員陳寶瑩及執業大律師鄒幸彤,分享香港法治體制下司法覆核的基礎原則以及民間團體透過司法覆核保障公共權益的經驗, 並探討法治體制的限制。

 

鄒幸彤指出司法覆核的基礎建於公平良好的管治, 理性公開的法治體制賦予市民在政府違法行駛公權力時提出訴訟的權利。四個可以訴諸司法覆核的理據包括{1}違法、(2)不合理、(3)程序上不妥當及(4)合理期望。另一方面,市民亦可在政府違憲或違反人權公約時提出司法覆核。法庭會就政府是否有確實剝削人權,是否在立法基礎上限制人權,以及對人權限制是否合符比例而裁定判決,而不論任何理由,政府必尊重最基本人權,絕不可超越最低限度。鄒幸彤認為,司法覆核制度能夠保障少數群體之利益,不過不能介入政策決定。而不足之處是,在程序層面上,打官司費用昂貴,一般的民間團體難以承擔,唯有以個人名義申請法緩進行;但因耗時長,也有可能要面對賠償,不論是財力還是心力上,個人難以承擔。

 

陳寶瑩憶述,二零零年後的公屋租金的司法覆核,是讓市民增加對訴諸法治體制以保障權益的認識的一個重要里程。當時,公屋居民入稟高等法院控告房委會違反房屋條例,要求依法減租。經歷幾許風波,法院雖最後裁定居民敗訴,同時亦要求房委會重新檢討租金機制,此事一改以往社會認為法治精神就是不違法的概念。

 

承接公屋租金官司的漣漪, 當房委會於二零零四年宣佈出售公屋商場及停車場於領匯,把公營事業賣斷式地私營化時,以盧少蘭為代表的公屋居民,在民間團體及立法會議員的支持下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以違反《房屋條例》為由要求擱置領匯上市。最後雖被判敗訴,一眾關注公共資產私有化的人士事後成立領匯監察,專注監察領匯的政策及日常運作。陳寶瑩指出以司法覆為維護公眾權益,其實並不容易;需付合不少條件,如能承受各項壓力的申請人,人權律師及相關法律知識,組織成熟、承續力強的支持團體等。她喜見大眾市民對訴諸法治體制以保障權益的意識日強,但認為必需發展團體為市民提供法律諮詢和援助。

 

兩位嘉賓分別以法律及社運角度呈現法治體制的重要及限制,她們不約而同認為香港公民社會需發展推動公益訴訟的團體。香港為法治社會,司法機構肩負重要的把關位置,確保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依法行事,權力不被濫用,以保障市民的基本權利自由。在法治制度下,大眾亦需了解《基本法》及《人權法案》下(編按:加上各項香港適用的人權公約,如《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 個人的政治權利和保障,認清真正的法治精神, 在任何政冶機關侵權時發聲,以群體之力保障公共權益。

延伸閱讀: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