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人權星期五 ─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

26 2 月

人權星期五 ─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

2016hrf-mdw

日期:2016年2月26日

根據香港政府的統計數字,現時大約有34萬名外籍家庭傭工在香港工作[i],大部分為女性,當中九成傭工來自菲律賓及印尼。前年,本港外傭面對的問題因Erwiana一案而被媒體大肆報導,同時亦令社會大眾關注僱主刻薄甚至毒打外傭的情況;另一邊廂,我們亦繼續看到有外傭虐待小孩及老人家的報導。

去年,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支持獨立記者蘇美智及人權攝影師Robert Godden出版《外傭 ──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一書,探討處於刻薄僱主和黑心外傭之間的一些故事。二月份的人權星期五活動, 我們請來作者蘇美智、外傭Parichat及職工盟代表鄧建華,嘗試用「真人圖書館」的方式,與各參加者進行直接對話,透過平等、自由及直接的溝通及發問,探究在港外傭、外傭僱主、以及不同外傭團體的故事,了解僱主和外傭在這段關系中的喜怒哀樂恩怨情仇,從而回望香港外傭政策如何影響外傭, 又如何影響香港人的各種經濟和社會權利 。

香港法例規定,外傭必須與僱主同住,他們毫無疑問會面對僱主家庭中不同的狀況,甚至會捲入家庭衝突中,很多情況下都會成為磨心。蘇美智認為,外傭好像是僱主家中的一個「陌生人」,但事實上又並非如此,因為外傭終日照顧小孩,為家中瑣事打點,僱主起居飲食也由他們一手包辦,所以外傭確實與整個家庭生活扣連一起。她又提到,外傭雖然來自一個截然不同的文化,僱主卻沒有把握機會了解這些文化差異,直至外傭約滿離開,帶走的不只是一段段的家庭集體回憶,更是一個個珍貴的文化交流機會。

另一方面,外傭亦面對家鄉中的眾多情感瓜葛。Parichat從泰國隻身來港十多年,先後為三位僱主工作,在賺錢養家、為自己家庭建造安樂窩的同時,要處理丈夫離開家庭、女兒誤入歧途等的問題。「即使我現在回到泰國,回到我長大的鄉村,我辛苦賺錢建造的大屋亦再無人居住,鄉村面目全非,倒不如繼續在香港打工。」Parichat幽幽的說。透過Parichat的分享,我們似乎可以窺看外傭長期在異地工作獨自承受的情感壓力,以及那種重返家鄉卻不能回到從前生活的愁緒。

作為外傭與僱主之外的第三者,鄧建華似乎更可以從整個工人運動的角度為參加者梳理香港外傭運動對其他亞洲國家外傭處境的啟示。香港是眾多亞洲國家及城市中相對較為自由的城市,外傭佔人口比例亦相對高,因此有很多關注外傭的團體扎根。他認為香港外傭的整體處境較諸其他城市或國家(例如新加坡及沙地阿拉伯)好,外傭團體亦相對具組織性,但並不能以此而忽視本港外傭的權益。「不少僱主甚至香港政府仍然認為外傭所做的家務不值一提,但他們忽略了其實家務工作也是經濟活動的重要一環──食物不會自動由生變熟,衣服不會自動由洗衣機走出來,所有這些生活細節都要有人處理。」鄧建華說。「很多僱主卻因此認為外傭的工作比其他行業低一等,這種強烈的階級觀念或許解釋了外傭權利不受重視的原因。」

三本真人圖書以不同角度述說了本港外傭的處境,他們都認為深入了解和加強溝通是爭取外傭權利的第一步。香港絕大部分家庭及外傭都處於刻薄僱主和黑心外傭之間一個很寬闊的光譜上,只要雙方願意彼此踏出一步,或許可以讓家中的陌生人變得熟悉一點、親近一點。

[i] 請見http://www.news.gov.hk/tc/record/html/2015/12/20151220_102358.shtml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1. Exploited for Profits, Failed by Governments: Amnesty Intetnational Hong Kong’s Indonesian Domestic Workers Research Report 2013

2.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印尼家庭傭工研究報告2013(中文摘要)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