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他/她們的情人節] 陳韞:香港需要更多關於跨性別議題的教育

13 2 月

[他/她們的情人節] 陳韞:香港需要更多關於跨性別議題的教育

港新晉音樂人陳韞(Vincy)比較喜歡用代詞來描述他的非二元跨性別身份。他25歲。他並不特別在乎情人節,也許不會慶祝今年的情人節。

你是如何意識到自己的性別身份的?

我是在2015年的夏天意識到自己的跨性別身份。當時我正在和一名直男交往,他問我是否認為自己是一位性別酷兒。從那時起,我開始去認識有關這方面的內容,也和一些非二元跨性別的朋友聊天以多作了解。

 

覺得出櫃後更難找到愛嗎?

出櫃後的幾個星期,我就跟前男友分手;他是個相當前衛的人,但我們之間仍有無法逾越的差異。他問了一些對我來說非常具有攻擊性的問題,讓我感到很不舒服。剛開始和他交往時,我較為女性化,我會留長頭髮和穿裙子。但隨著關係的進一步發展,我的衣著更加男性化。毫無疑問,我對自己跨性別身份的覺悟改變了我們之間的關係。

 

去愛,對我來說更困難,尤其是在香港,我們見到的戀情往往都是很順性別[即人們的性別表達和身份均與其出生時的生理性別一致]以及以異性戀為基準[即假定異性戀及推廣異性戀才是常態]的。即使是在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社群社群內,較有能見度的往往都是順性別的同性戀者。別人認為與我互動是一件令人迷惑的事,因為他們不知道該如何追求我:我是男人還是女人?有時我會發現他們臉上迷惑的表情。當人們有這樣的疑惑時,便更難親密地了解彼此。

 

我現在正在和一個人交往。當我們出去時,許多人認為我們是一對男性或女性的同性戀伴侶。我們常被人盯著看,尤其是當我的衣著較男性化或沒怎麼化妝的時候。我很感激的是,他在被別人盯著看的時候並不在意。我們就做自己的事情,也感覺很自在。我們能夠出門四處走走,無需躲避大眾的目光,這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如何才能讓跨性別人士香港活得更自

香港需要更多關於跨性別議題的教育。隨著酷兒群體在媒體上更為人知,我們需要正面反映跨性別群體的形象。

 

我希望能在電視和電影裡見到更多對跨性別人士的正面描述,比如人們不應取笑穿著裙裝的男士,這並不好笑。很多諸如這樣的小事都能使跨性別人士活得更自在。

 

當然,在目前的香港,這個想法還只是個妄想;不過我希望,這是我們可以達到的長遠目標。

 

能簡單介紹一下你在香港推動跨性別人士權利的行動嗎?

我在推廣自己的音樂時,都要盡量將跨性別議題,或者性別議題提出討論。當然,要展開這樣的對話並非易事,因為很多人並不覺得這當中有甚麼問題。

在音樂界,討論性別平等已經夠難,更不用說其他群體。目前和我有密切合作的人相對而言更為前衛和開放,但我發現,想與業界其他人士討論跨性別者的權利問題,的確有相當的難度。

 

(陳韞亦為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LGBTI小組統籌)

 

[他/她們的情人節] 當我們理所當然地假設街裏愛人一對對的性別;但其實,不同性別和性取向的人,都會去愛,也有權利去愛;趁著情人節,讓我們也認識一下,亞洲區LGBTI行動者的愛情故事 。

 

陳韞(香港):香港需要更多關於跨性別議題的教育

丘愛芝 (台灣):我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

松岡宗嗣 (日本):我希望看到每個人都樂於與同志交朋友

J(韓國):希望我們的社會能夠多元包容

Kris Prasad(斐濟):我們不需要商業化的情人節來表達愛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