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COVID-19:醫護人員被噤聲、恐嚇和襲擊

14 7 月

COVID-19:醫護人員被噤聲、恐嚇和襲擊

國際特赦組織指,各國政府須就未能提供足夠保護,以致醫護人員在抗疫期間喪生負責。國際特赦組織報告今發表報告,訪問全球醫護人員的經歷,並收集了全球63個國家及地區的數據,發現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下稱COVID-19)死亡,此數字極有可能遠低於實際情況。

報告同時關注,醫護人員的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自由。例如,香港醫護罷工要求港府封關,其後有立法會議員指要懲罰罷工醫護,言論造成寒蟬效應。報告發現,自疫情爆發以來,至以有31個國家及地區的醫護示威或罷工,部份示威遭當局以過份武力清場,亦有醫療人員在提對防疫措施關注後遭報復,包括被拘捕、拘留、甚至被恐嚇和解僱。

國際特赦組織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研究員和顧問Sanhita Ambast表示:「有鑒於目前疫情仍然肆虐全球,我們敦促各地政府必須認真對待醫護人員衛的生命。疫情尚未達高峰的國家切勿重蹈覆轍,不能保障勞工權益將有極大惡果。」

「尤其令人憂慮的是,有些政府懲罰那些對工作環境提出關注的醫護人員。前線醫護人員是最先知道防疫政府是否有效的人,強迫他們噤聲的政府不能自稱以公共衞生放於首要考慮。」

數以千人已失去性命

目前尚未有系統性追蹤有多少醫護人員因感染COVID-19而死亡。國際特赦組織整合及分析了大量公開數據,發現全球79個國家,至少3000名醫護人員因感染COVID-19而喪命。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監察,至今最多醫護因COVID-19死亡的國家包括美國(507宗)、俄羅斯(545宗)、英國(540宗,包括242宗社區護理者死亡個案)、巴西(351宗)、墨西哥(248宗)、意大利(188宗)、埃及(111宗)、伊朗(91宗)、厄瓜多爾(82宗)和西班牙(63宗)。

由於醫護死亡個案較少被傳媒報導,以上數字可能被大大低估。另外,因為國家之間統計方法存差異,亦難以作精確的跨國比較。例如,法國僅從部份醫院和衛生中心收集數據,而埃及和俄羅斯衛生協會提供的醫護人員死亡數字則遭當地政府質疑。

互動地圖

防護裝備短缺

在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的63個國家和地區中,幾乎所有國家的醫護人員都在報告中指出個人防備物資嚴重短缺,這包括疫情尚未大流行爆發的國家,例如印度和巴西,以及非洲各地的一些國家。一名在墨西哥城工作醫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當地醫生花費其月薪的約百分之十二購買個人防護裝備。除了全球供應短缺外,貿易限制亦可能加劇了防護裝備不足的問題。在2020年六月,有56個國家、歐盟和歐亞經濟聯盟都採取措施禁止或限制某些個人防護裝備或其部件的出口。

Sanhita Ambast 指:「雖然各國必須確保國內個人防護設備充足,但貿易限制可能加劇依賴進口的國家的裝備短缺問題。COVID-19疫情是個全球性問題,此事需要全球合作。」

秋後算帳個案

在國際特赦組織在至少31個國家或地區,發現有醫護人員因工作條件不安全而發起罷工、威脅要罷工或示威的報導。在許多國家,此類行動遭到當局的報復。

在埃及,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9名醫護人員在三月至六月之間被以「散佈虛假消息」和「恐怖主義」的含糊和廣闊的指控而任意拘留的案件。所有被拘留者都表達安全擔憂或批評政府對是次大流行的處理方式。

另一位埃及醫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公開發表評論的醫生遭埃及國家安全局恐嚇、質問、行政審訊和懲處。他說:「許多醫生寧可用錢自購個人裝備,以免造成折磨。 (當局)正在強迫醫生在死亡和監禁之間作出選擇。」

在某些個案裏,罷工行動和示威更遭到嚴厲的回應。馬來西亞警方驅散了一家醫院清潔服務公司的和平示威。示威者的申訴主要針對公司對工會成員的不公平對待,以及公司未能為他們提供足夠的保護。當地警方拘捕、拘留和檢控了五名員工,指他們非法集結。此舉違反了示威者的集會和結社自由。Samhita Ambast 表示:「醫護人員和其他工人都有權利反對不公平的對待。倘若醫護人員都因發聲而被定罪,或因不能發聲而自我噤聲,他們不再能協助政府改善抗疫政策。

多個國家亦出現醫護人員因為表達擔憂而面臨紀律處分,甚至被解僱。在美國,註冊護士助手Tainika Somerville在Facebook上載片段要求更多保護裝備後被解僱。她說,在她工作的伊利諾伊州療養院裏,職員都不知道他們照顧的是COVID-19患者,眾人最終在傳媒報道後才得悉事件。截至五月二十九日,該療養院錄得三十四宗感染個案和十五宗COVID-19有關的死亡個案。

另外,國際特赦組織特別關注俄羅斯兩位醫生Yulia Volkova和Tatyana Reva的個案,兩人都在投訴防護裝備不足後遭受報復。Yuliya Volkova被控違反俄國的「假新聞法」,繼而需繳交十萬盧布的罰款(折合美元約$1450)。Tatyana Reva則需要面臨紀律處分程序,最終更有機會面臨解僱。

不公平的薪酬和缺乏福利

除了不安全的工作條件外,國際特赦組織還記錄了某些醫護人員面對薪酬不公的情況,部份醫護人員甚至沒有工資。例如在南蘇丹,受僱於政府的醫生自二月以來就沒有領過薪金,也沒有領取任何福利或醫療保險。在危地馬拉,於處理疫情醫院工作的員工連續2.5個月沒有得到薪金。

在某些國家,醫護人員及必要工作者並沒有獲得額外福利。在其他國家,不是所有類別的工人都能夠得到額外的福利。國際特赦組織現呼籲各國將COVID-19列為職業病。各國政府亦必須確保醫護人員在感染COVID-19時能夠獲得賠償及其他支持,而這些工人亦應該被列入病毒檢測的優先名單。

污名與暴力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數宗醫護人員因為工作而遭受侮辱和暴力對待的案例。根據報道,墨西哥一名護士在街上被人潑以氯氣。在菲律賓,有襲擊者向醫護人員倒漂白水這些事件都顯示出錯誤訊息及帶出了污名化的氣氛,突顯政府提供有關COVID-19確切可得信息的重要性。

自四月以來,國際特赦組織在巴基斯坦記錄了數宗針對醫護人員的暴力事件﹔醫院遭到破壞,而醫生更遭襲擊,有醫生更被反恐部隊成員槍擊。

即使巴基斯坦的多個政府首長都聲稱醫院擁有必要的資源,但傳媒報導指出由於醫院沒有足夠的床位、通風設備和其他救生設備,重症病人也無法被醫院接收。這個情況令醫護人員處於危險之中,因為市民都不相信醫院沒有足夠的病房。

建議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國政府就他們對COVID-19的準備及應對展開獨立調查,令他們日後處理疫情時能更好地保護人權及生命。調查應同時審視醫護人員及必要工作者的權利,包括他們是否能有適切的工作環境,以及他們的言論自由。

各國政府必須確保為因工作而感染COVID-19的醫護人員獲得足夠補償。他們還必須調查醫護人員因提出健康和安全問題而遭到秋後算帳的情況,並為遭受不公平待遇的人提供有效的補救措施,包括令因發聲而失去工作的工人復職。

背景資料

在本簡報中,「醫護人員」是指以任何身份參與提供衛生和社會護理的所有人,包括但不限於醫生、護士、社會護理工作者、清潔工、救護車司機和設施的工作人員。即使本簡報主要集中於醫護人員,但是根據我們所得的資料,不少在抗疫前線的必要工作人員亦面對同樣的問題。

*以上數字截至2020年7月6日。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