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六四29週年:天安門母親希望能於有生之年討回公道

02 6 月

六四29週年:天安門母親希望能於有生之年討回公道

1989年6月3日和4日夜晚,解放軍部隊進駐北京,結束學生數星以來為要求政治改革而舉行的和平抗議及佔據天安門廣場的行動,並殺害了數以百計甚至數以千計手無寸鐵的抗議者。

 

至今為止,中國政府一直没有就軍事鎮壓期間發生的侵犯人權行為承擔責任,也未追究任何肇事者的責任。

 

對於那些遇難者親屬來說,若要在有生之年討回公道,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當中包括「天安門母親」這個一直爭取調查天安門鎮壓事件的倡議團體。「天安門母親」的發言人尤維潔说,該群體已有51名成員離世。

 

王範地在2017年12月去世,終年84歲,他19歲的兒子王楠在鎮壓中被槍殺。王範地是傑出的琵琶演奏家,也是中國音樂學院教授,他的妻子張先玲與丁子霖共同創立「天安門母親」。王範地在去世前表示,政府就天安門鎮壓事件改變立場的希望渺茫,但他說:「天安門母親永不放棄,堅持追究真相和問責。」

29年前,丁子霖17歲的兒子蔣捷連在天安門鎮壓中喪生。他那時還是北京人大附中的學生。 ©HRIC

 

2018年2月,「天安門母親」的另一名核心成員李雪文去世,終年90歲。她的兒子袁力在鎮壓中被槍殺,當時只有29歲的他是一名研究人員。

 

同時,中國當局繼續有系统地封殺任何提及軍事鎮壓事件的内容;並騷擾、打壓和起訴那些悼念天安門鎮壓事件死難者的人:

「六四酒案」的活動人士陳兵(左上)、符海陸(右上)、羅富譽(左下)、張雋勇(右下)

2016年5月,符海陸、陳兵、張雋勇和羅富譽四人特製了紀念天安門鎮壓事件的白酒,之後迅速遭到拘押,並在2017年3月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正式起訴。4人已被拘禁近兩年,目前仍被當局繼續關押,亦未對他們進行審判。5月,最高人民法院再將案件延期3個月。符海陸的妻子劉天艷控訴政府對該案的處理,因為案件「不審不判」,致使家屬處於前景不明的處境中。

 

2017年6月4日,資深行動者史庭福身穿寫着「勿忘六四、六四長心痛」的上衣,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外發表演說,他當時告訴圍觀者不應忘記6月4日這個日子。之後,他以涉嫌「尋釁滋事」被拘押,並於2018年2月12日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18個月。

 

此外,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兩名任職於政府的維吾爾族人因為閱讀一份關於天安門鎮壓事件的英文報告,在5月被一家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1年,包括39歲的Omerjan Hesen和35歲的Elijan Ehmet。二人被指控為「兩面人」,以上指控是一項涵蓋範圍廣泛的政治罪名,用來針對那些政治忠誠受到漢族當局質疑的維吾爾人。

 

自從社運人士董廣平於2014年2月參加公開紀念活動,向1989年鎮壓死難者致敬後,就一直陷入困境。2014年5月,董廣平與另外9人一起被拘押,被稱之為「鄭州十君子」事件。他在2015年2月才獲釋,之後受到嚴密監視。為躲避當局的持續騷擾,他於2015年9月前往泰國,並提出難民身份申請。雖然他已被聯合國難民署授予難民身份,並已獲第三國安置,但仍於2015年11月被泰國當局强行遣返中國。他遭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和「非法偷越國境」的罪名起訴,在强制遣返後及受審之前被拘押,期間一直與外界隔絕。

 

9月,台灣活動人士李明哲幾乎肯定是按照在庭審前就安排好的講稿,於湖南岳陽一家法院的法庭上「承認」自己曾在網上討論過天安門鎮壓事件。上述網上討論被視為檢方起訴李明哲「顛覆國家政權」的部分證據,不僅顯示政府繼續禁止討論1989年發生的事件,還表明任何此類網上評論都可以用作刑事起訴的證據。

 

詩人兼活動人士朱虞夫是資深民運人士,曾參與1989年的民主運動,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服刑7年,獲釋後仍受到監視。判刑的法院裁定,朱虞夫因為他的詩《是時候了》應受嚴懲。他用Skype在線聊天服務發送了該詩,當中的詩句寫道:

 

「是時候了,中國人!

 廣場是大家的,

 腳是自己的。

 是時候用腳去廣場作出選擇。」

 

確實是時候了,中國政府不能繼續無了期的回避責任、壓制信息和封殺悼念活動。

 

現在,中國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正視歷史,並確保天安門鎮壓事件的死難者及家屬能够討回公道。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