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南韓:軍人同性戀刑事化 助長暴力與歧視行為

11 7 月

南韓:軍人同性戀刑事化 助長暴力與歧視行為

在南韓,同志及跨性別軍人因為同性性行為刑罪化而面對種種暴力、騷擾和歧視已不是新鮮事,國際特赦組織就此發表了一份新的報告,概述為何需要廢除這條不公的法例。  

《沈默中服兵役:南韓軍隊的性小眾》的報告中,反映「同性關係刑罪化」對軍隊同志群體摧毀性的影響。根據南韓軍事刑法第92-6條,軍人無論當值或休班時,進行同性性行為都可被處罰,以「行為不檢」入罪最高可判監禁兩年。  

「南韓軍隊必須停止仇視LGBTI群體。同性性關係刑罪化摧毀一眾LGBTI軍人的生活,並在更廣泛的社會中產生影響。」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研究主任 Roseann Rife 道。  

「敵意的環境更會助長社會對同志的詬病和欺凌,令他們因害怕被騷擾而噤聲。軍隊早就應該肯定一個人在軍隊服務的能力,並不受性取向影響。」    

「在南韓,所有男性皆必須在軍隊服務21個月。這項刑法無疑是姑息、甚至是縱容了那些歧視同志的人。雖然法例只適用於軍隊內,但南韓有近半人口都要在年輕時強制性服兵役,意味著這項法例有著極大的社會影響。許多退役軍人及現役軍人都認為,這帶動了不良的風氣。」  

 

 

暴力與性侵 

有軍人向國際特赦表示,他們過去曾經因此受到恐嚇、暴力和孤立。  

退役軍人「U」憶述,他約十年前服役時因遭受委屈而企圖自殺。「有一晚我目睹了一位軍人被性侵犯。當他感到被羞辱而憤怒時,作為上級的施暴者開始打他和迫他喝馬桶裡面的水。幾天後,那位受害的軍人決定來找我報告事件,尋求協助。」  

當一位軍階較高的軍人得知事件後,他恐嚇 U 並揚言會把 U 打至殘廢。  

U 道:「之後我便受到暴力對待和屈辱整整三個小時,包括被迫在上級面前跟原來的受害人作出猥褻行為,期間上級還惡言嘲弄:『你不是想和像女人的男人發生關係嗎?』」  

有多名軍人向國際特赦組織透露,性暴力在軍隊中常用於真正或被視為同性戀者的軍人身上。這些行為常被認為是對「不夠男性化」、走路過於「娘炮」、擁有較白皮膚或說話較高音的士兵的一種懲罰。  

 

 

2017年度的調查

雖然軍事法規自1960年代以來一直存在,但在2017年,軍方當局積極開展調查、懲罰涉嫌與男子發生性關係的士兵後,問題便開始出現了。 結果逾20名士兵因同性性關係被起訴。   

一位被重點調查的軍人 Yeo-jun Kim 向國際特赦組織透露,調查員不斷脅迫他承認和男性發生關係:「他們一開始便問我是否認識 “Jun-seo”,一個與我分開了一年的前情人。當我回答『不認識』時,他們開始向我喊話和恐嚇我。」  

調查員們當著 Yeo-jun Kim 的面,打電話給 Jun-seo 對質,證實了他們以前的關係。之後 Yeo-jun 便被追問了一連串極度侵犯私隱的問題,包括性行為的細節。  

Yeo-jun Kim 在別無他選下,只好承認了干犯第92-6條的「行為不檢」罪。「2018年退伍後,我仍未走出那次調查的陰霾,」他道,「那些當權者就像在窺探我的私生活。他們本應將事件保密的。我已經完全對人失去信任了。」  

對此, Roseann Rife回應:「這些令人髮指的起訴只是『刑罪化』對LGBTI軍人造成損害的冰山一角。軍事法規不但針對特定性行為;它亦將歧視制度化、涉煽動軍中,甚至是廣泛社會的『反同』暴力行為。」  

 

被出櫃  

很多南韓軍人都表示,他們會因害怕「被出櫃」和受到騷擾而隱藏自己的性向或性別認同。  

Lee So 告訴國際特赦:「這是一個需要抹去自己身分去迎合眾人的地方。」  

Kim Myung-hak,一名2018年7月受訪的現役士兵,曾在沒取得同意及違反私隱的原則下,被指揮官公開性取向。  

大多受害者會因為害怕被報復而不敢作出舉報,尤其是施暴者為其上級的時候。這令有罪不罰的文化成為風土病,縱容罪魁禍首逍遙法外,受害者反被懲戒。  

前軍人 Do-hoon Kim 告訴國際特赦組織:「這全都是權利和軍階作祟。軍人為了下馬威,會羞辱軍階較低的士兵。」  

 

心理健康

有數名同志軍人表示,他們曾被送到軍隊的精神健康設施,即所謂的「綠營」或「治療營」。  

多次受到性侵害後,Jeram的身心狀況變差。軍隊只為他提供兩個選擇:進入軍隊精神病院,或者留在幾乎與世隔絕的牢房裡。 

「軍隊醫院嘗試把我斷定為『不健全、不適合服務』,甚至有職員教我裝作精神失常,才可把我放出去。」

「我拒絕這樣的標籤。我當兵前活得夠好,讓我知道我不是問題根源。但這段經歷嚴重打擊我的生存意志,因此我企圖自殺。」  

Jeram 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其中一名審查小組的成員對他說「就算我在這裡擊斃你,只會被掩飾為『可疑死亡』,就這樣而已。然後,你的家人將會收到一筆比賠軍犬更低的賠償金:200萬韓圜(約2000美金)。」

Jeram的母親被迫簽署一份同意不起訴軍隊虐待的文件,作為Jeram中途退伍的條件。  

 

制度的失敗

透過軍中同性關係刑罪化可見,南韓政府沒能保障到很多人權,包括隱私權、表達自由、平等權利和不被歧視的權利。

自2002年以來三次作出裁決後,韓國憲法法院目前正重新考慮,軍人的同性戀刑事化是否合憲。

「將軍隊中的同性戀定為刑事罪行是對人權的嚴重侵犯,」 Roseann Rife說:「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他們是誰,或他們喜歡誰而遭受這種歧視和虐待。韓國必須緊急廢除軍事法規第92-6條,踏出為LGBTI群體去污名化的第一步。」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