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吾妻因就性騷擾發聲,卻在埃及成為階下囚

29 8 月

吾妻因就性騷擾發聲,卻在埃及成為階下囚

英文原文(original text in English):https://www.amnesty.org/en/latest/campaigns/2018/08/my-wife-was-imprisoned-for-speaking-out-against-sexual-harassment-in-egypt/

 

Amal Fathy 來自埃及,於5月11日因一段她發佈在Facebook的短片而被捕。該片段公開譴責性騷擾,同時斥責當地政府對此等罪行的漠視。她被拘留了15天。被捕次日,一名國家安全局的檢察官對Amal進行審訊,指控她與一青年社會運動有所關聯。然而,即使其中一宗案件的審訊已經開始,但實際上Amal是遭甚麼罪名起訴,仍然是相當模糊。37歲Mohamed Lotfy是Amal 的丈夫;他本身為一名人權研究員,過去經常會訪問政治良心犯及其家眷;如今他則親歷其境,親述自己妻子被捕的悲痛……

 

作為人權研究員,我經常會訪問被扣押者及其家人。訪問每每令人心碎,但直至我親身體會後,我方發現過去的我從未能真正領會他們的痛苦。

 

當你要親身經歷親人被捕的過程,原來比想像還要痛苦千倍。

 

當我的妻子Amal被拘捕時,我感到非常震驚及傷心。她並沒有做任何危險或犯法的行為,她不過是單純的公開抗議性騷擾。可惜在埃及,若你作為被害人站出來,受罰的不會是犯人,而是你。

Amal Fathy 與 Mohamed Lotfy. 相片來源:私人

性暴力的存在在埃及乃至全世界,都可謂眾所周知。然而在我的國家,暴力是如此的普遍,人們都不會舉報這些罪行。如果任何人拒絕啞忍,他們便是異類。而這正是Amal的境況:她決定為自己發聲,公開分享她的故事。然而,她正因此而受罰。

 

自今年五月Amal被捕起,我一直為她上訴。剛開始的第一宗案件,Amal被控於Facebook發表譴責性騷擾的片段,當時她仍可獲保釋;後來,她因被控「作為恐怖組織一份子」、「以網絡推廣恐襲行為」、及「刻意散播足以危害公眾安全及利益的虛假新聞」等罪名被拘留。

 

不過,實質她是遭甚麼罪名起訴,仍然是相當模糊;即使如此,Amal 仍是要面臨起訴和審訊。她第一場庭審已於8月11日在開羅的Maadi Misdemeanours Court舉行。

 

這些指控缺乏根據,愚蠢且荒謬。

 

Amal現為階下囚。雖然她有生存的必須品,我依然感到非常擔心。

 

的確,她是一位堅強的女性,也渴望成為演員:她善於交際、勇於直言、誠實、也很愛笑,但再堅強的人也有可能在被囚的壓力下崩潰。

Amal Fathy的畫作。 相片來源:私人

Amal是抑鬱症患者,監獄裏並沒有她所需的藥物。最近,她左腳的併發症發作,而其監獄足足用了兩星期才找到了正確的藥物。沒有人能明白她被囚的原因 – 單單因為表達自己的意見?這原因實在極度荒唐。作為人類,我們應有分享和表達自己感受的權利,而改善我的生活;我們應有機會自由地,與任何人一起表達自己的觀點。

 

為了Amal和我們2歲大的兒子,我必需堅強。當我探訪Amal的時候,我總會盡力的提高她的精神和士氣,對自己亦如是。有如此多的人為了Amal遊行並要求當局釋放她,我們感到難以置信。國際特赦組織的支持者一直為了Amal寫信 – 知道這麼多的人與我們團結一致實在是振奮人心,令我倆有了堅持下去的力量。我們背後的人如此之多,我們並不感到孤單,更不會放棄。

 

停滯不前令人沮喪。我的兒子與我一直希望Amal可以獲釋;她被關押,不但令人傷心,更是個惡性循環,尤其考慮到vpd 將要受審訊。

 

埃及當局長久以來對評論員及新聞工作者提出無理指控,為要壓制他們。我的妻子勇敢公開分享自己受性騷擾的經驗,她的勇氣理應獲得嘉許與喝采,而非審訊及刑罰。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