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在這六個國家,這些記者正在為新聞付出代價  

03 5 月

在這六個國家,這些記者正在為新聞付出代價  

 

令權力受到監察 (Keeping Power in Check)今年世界新聞自由日 (World Press Freedom Day)的主題。在世界各地,記者仍然因為監察政府面臨被騷擾、恐嚇、酷刑關押的風險。在今天新聞自由日,我們和你一起去認識6個新聞不自由的國家中記者的狀況。值得注意的是,當記者關注草根階層、批評時局政策、揭露當權者暴力之時,他們理應被尊重、被保護,而不是被恐嚇、被關押、被失踪。

 

緬甸路透社記者因調查軍隊暴行被關押

記者Wa Lone和Kyaw Soe Oo在2018年2月的一次庭審結束後接受媒體採訪© YE AUNG THU/AFP/Getty Images

對於年輕的緬甸籍記者Wa LoneKyaw Soe Oo來說,在他們的國家報導真相意味著坐監的風險。去年年底,他們在報導緬甸安全部隊在若開邦對羅興亞人犯下的暴行時被捕,並在與外界隔絕的狀況被關押兩星期。他們被控非法持有秘密官方文件,違反了緬甸的國家機密法而被調查。

 

「儘管我們在獄中已經度過了100天,但即使被關押這麼久,我們的記者精神不會被磨蝕。」Wa Lone在一次庭審休息期間表示4月初,法院無視國際社會要求放人的呼聲,拒絕撤銷對他們的訴訟,這再次顯示緬甸在言論自由以及人權方面的倒退。如果Wa LoneKyaw Soe Oo被定罪,他們將面臨14年囚禁。

 

土耳其名記者因政變未遂被判終身監禁

Nazli Ilicak © IHLAS NEWS AGENCY/AFP/Getty Images)

216日無疑是土耳其新聞自由最黑暗的日子。六名記者因「試圖推翻憲法秩序」被判終身監禁,包括73歲的知名女記者Nazli Ilicak67歲的作家Ahmet Altan和他的弟弟,65歲的經濟學教授Mehmet Altan

 

判決公佈之後,38名諾貝爾獎得主以公開信呼籲土耳其總統尊重法治和言論自由。然而,土耳其在政變未遂後的清洗行動中,當局拘捕並開除數萬人,包括記者、學者、教師、公務員和警察,稱上述人員與流亡的穆斯林學者Fethullah Gulen所領導的運動有關聯。土耳其當局聲稱Fethullah Gulen20167月政變未遂的幕後主導。

 

墨西哥記者因揭露警察暴力受到網上威脅

墨西哥城關於失踪人口的抗議© Pedro Gonzalez/LatinContinent/Getty Images

Marco Antonio CoronelTelevisa電視台的記者。119日,他發佈了路邊監測影片作為證據,顯示警察參與了格雷羅州(Guerrero state)近兩個月來的6宗失踪事件。幾天後,他陸續在twitter上受到自稱是來自販毒集團的死亡威脅。出於對個人安全的憂慮,他停止了對失踪案的報導。

 

在墨西哥,強迫失踪仍然司空見慣。根據官方數字,截至2017年底,33,482名失踪人口的下落仍然未明。當局失踪人口的調查手法充滿漏洞,往往未能對受害者立即展開搜查,而肇事者經常可以逍遙法外。

 

中國資深記者因報導上訪再次入獄

黃琦

黃琦被視為中國網絡異見人士的先驅。自1999年創辦關注上訪者權利的民間網站「六四天網」以來,他多次因為報導真相被拘捕及判刑。最近一次發生在2016年底,他被15名公安從四川成都的家中帶走,之後被控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

 

至今,黃琦已經被關押接近一年半。他曾透過律師明確表示,他拒絕承認對他的指控。如果當局想要他認罪,他們只能得到一具屍體。不過,近日他的身體狀況進一步惡化,下肢嚴重浮腫,腎功能嚴重衰竭。他的律師曾多次為他申請取保候審,但是一直沒有結果。他的母親表示如果兒子沒有適當的治療,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突尼西亞博客因在facebook post入獄

突尼斯亞民眾抗議審查,呼籲新聞自由© FETHI BELAID/AFP/Getty Images

facebook上出個post都會引來牢獄之災?你以為是開玩笑,不過在突尼西亞卻是千真萬確。當地國會議員兼博客Yassine Ayari正是因為在facebook上發帖嘲笑總統對一名高級軍事官員的任命,被軍事法庭判處16日監禁。在這之前,Yassine因批評國防部長及在facebook上批評具體的軍事任命,曾被軍事法庭判刑3年。自2011年以來,突尼西亞有至少10位平民因表達他們的觀點(通常是批評軍隊或國家領導人)而在軍事法院受審。

 

巴基斯坦詩人在批評政府後失踪

巴基斯坦記者及公民社會抗議對記者的攻擊© RIZWAN TABASSUM/AFP/Getty Images

在巴基斯坦,記者也是強迫失踪的受害者。作家、詩人、Dharti電視台的記者Deedar Ali Shabrani自去年12月從家中被帶走後音訊全無,外界擔憂他可能被強迫失踪。Deedar因批評巴基斯坦政府對信達省(Sindh province)的政策及該省的強迫失踪事件而為人所認識。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踪問題工作組記錄了700多個巴基斯坦的案件,當地人權組織認為,這些案件僅代表強迫失踪人數的一小部分。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