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從人權教育角度看校園討論港獨爭議

05 10 月

從人權教育角度看校園討論港獨爭議

photo(原文刊載於2016年10月5日星島日報)

 

今年立法會選舉前夕,禁止港獨入校倏忽成了時事熱話。開學過後,有中學生本土關注組派發單張。從人權教育角度而言,學校可否討論港獨?若可,從教育專業而言,教師如何處理爭議性議題?

 

和平討論,不涉煽動暴力,可符合人權

首先,師生有權於校園和平討論港獨。因為和平討論港獨,理應屬表達自由,受到《基本法》第27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及《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所保障。而在民主社會中,即使該言論令人深感冒犯或衝撞當權者,仍屬表達自由保障範疇。[1] 不過,一旦涉及煽動暴力,其言論可受到限制,但限制必須出於必要,合乎比例。這些憲制權利,並不因進入校門而消失。而中學生和平討論港獨,與香港未來息息相關,對他們影響尤深,既可屬表達自由(第13條),亦屬兒童表達主見權(第12條),受《兒童權利公約》保障。

 

校園講獨,可符合人權教育宗旨

校園討論港獨,關乎教育專業,亦符合人權教育宗旨,但若討論港獨涉及鼓吹暴力,則不符人權教育宗旨。就內容而言,港獨議題可觸及自決權及表達自由界線,屬人權教育範疇,合乎聯合國《人權教育和培訓宣言》(2011)訂明的人權教育宗旨:學習人權,包括「對人權規範和原則的知識和了解,這些規範和原則所依據的基本價值觀以及保護人權的機制」。和平討論本身屬表達自由,有賴互相尊重和包容的討論氛圍,學生可從中學習民主討論及和平對話,可符合《宣言》訂明的另一個人權教育宗旨:實踐人權,「採用尊重施教者和學習者雙方權利的教學方法」。再者,《世界人權宣言》、《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及《兒童權利公約》皆訂明教育目的包括「加強尊重人權和基本自由」,《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亦訂明專業教育工作者「應把尊重人權的教育視為要務」。可見,校園和平討論港獨可以符合人權教育宗旨。

 

校園講獨,關乎教育專業

當港獨成為時事熱話,即使校園禁談,學生仍可於傳媒報道及互聯網接觸許多相關資訊。若教師經過專業判斷,藉此機會與學生討論港獨議題,亦可協助他們理性分析資訊真偽和作出判斷,並從中學習民主討論和尊重不同意見,此亦符合《教育專業守則》對專業教育工作者的期許:「2.2.14 應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2.6.4應積極支持及推廣公民教育」、「2.6.7 當公眾意見分歧時,應教導學生尊重不同的立場和觀點」及「2.6.9 應致力培養學生的自由、和平、平等、理性、民主等意識」。

 

爭議性議題教學法

既然校園和平討論港獨可以符合人權教育宗旨,關鍵就是教師如何處理討論。港獨無異於其他爭議性議題,通識教師亦有相關教學經驗。爭議性議題亦是人權、公民及政治教育常用教學法,有豐富文獻討論如何避免偏頗。

 

譬如歐洲理事會指出,人權教育屬政治教育一部分,有助培養青年於民主多元社會生活,由於人權無可避免與政治有關,教師教授人權時應提及國際公約,並避免將個人信念加諸學生身上。[2] 其後,歐洲的民主和人權教育著重主動和參與式學習,並以真實生活議題為題材。[3] 歐洲理事會亦出版教學資源,示範如何以討論爭議性議題推行民主公民及人權教育,包括締造「安全空間」,予學生可免於恐懼和自由討論爭議性議題、採用鼓勵互相尊重和公開對話的教學法等,可作參考。[4]

 

從文獻討論,有4種常見的爭議性議題教學法,包括:一、「中立主席」:教師保持中立,主力促進學生討論,並確保學生充分討論不同意見,且有理可據。雖然這種做法可以減低教師作為權威的不當影響,但亦可能鞏固學生固有態度和偏見,而學生或會質疑教師無可避免有個人立場;二、「平衡教學」:教師盡可能與學生全面檢視某議題的不同看法和理據。這種做法可呈現多角度討論,但可能會令學生誤以為所有看法皆同樣紮實,各打五十大板,迴避價值判斷,而就極端意見而言,可能鞏固學生既有偏見;三、「唱反調」:教師與學生意見唱反調,挑戰共識,以促進討論,好處是確保充分討論不同意見,但學生或會誤會教師的提問反映其立場;四、「說明立場」:教師可於討論期間表達個人立場。好處是教師以身教呈現如何回應爭議性議題,但學生可能會因為教師權威而跟從其立場。上述做法各有好處和限制,教師可按實際情況,專業判斷單獨或混合使用某種教學法。[5]

 

教師要客觀持平

回到本地,《教育條例》第84(1)(m)條訂明「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規例」,「對在學校傳布或表達顯然有偏頗的政治性質的資料或言論的管制」,《教育規例》第98(2)條訂明「常任秘書長可就任何學校傳播政治性資料或表達政治性意見方面,向該校的管理當局給予書面指示或其他指引,以確保該等資料或意見並無偏頗」。可見,關鍵是教師與學生討論爭議性議題時,是否持平及不偏頗,並符合《教育專業守則》訂明的「2.2.13 盡量保持客觀」。

 

不過,討論爭議性議題時,並非凡事鋪陳正反論點就是持平。在英國一宗有關政府派發教材涉政治灌輸的案件,法官指出「平衡展示不同觀點,並非要求老師用同等時間來闡釋相反觀點,而是要做到公平公正」[6]。在香港鏗鏘集《同志戀人》司法覆核案,高等法院法官夏正民指出持平即是「公平處理議題,並無偏袒」[7],可作參考。

 

結語

由此可見,校園和平討論港獨,與人權教育「認識人權」及「實踐人權」的宗旨攸關。學校應履行公民及人權教育責任,尊重及捍衛師生持平理性討論爭議性議題的空間,並遵守國際人權公約和本地專業教育守則。

 

誠然,根據聯合國《人權教育和培訓宣言》,人權教育不止於認識及實踐人權,還包括捍衛人權,即「使人能夠享有和行使他們的權利,尊重和維護他人的權利」。[8] 要達到「捍衛人權」的教育目的,香港人權教育改革長路漫漫,亟需努力。

 

註釋

[1] 梁國雄及另二人對香港特別行政區。2005年7月8日。FACC 1/2005

[2] 歐洲理事會 Recommendation No. R(85)7: of the Committee of Ministers to member states on teaching & learning about human rights in schools. 1985

[3] 歐洲理事會 Living with Controversy: Teaching Controversial Issues Through Education for Democratic Citizenship & Human Rights

[4] 同上

[5] Robert Stradling et al. Teaching Controversial Issues. London: Edward Arnold.1984.

[6] Dimmock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Education and Skills. [2007] EWHC 2288 (Admin). 10 October 2007

[7] 曹文傑對廣播事務管理局。2008年5月8日。HCAL 69/2007

[8] 歐洲民主公民教育及人權教育憲章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