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敘利亞難民五個月後仍遭拘留

08 三月

敘利亞難民五個月後仍遭拘留

Refugees Lesvos一名21歲的敘利亞難民遭警方拘留超過五個月,依據歐盟—土耳其協議,他正在等待自己是否會被強制從希臘遣返至土耳其的決議。遣返決議隨時可能宣布,而在此期間他遭非法拘留於希臘的列斯伏斯島(Lesvos)。

Noori(化名)是一名21歲的敘利亞難民,希臘庇護申請委員會以土耳其對他為「安全第三國」為由,宣布不接受他的庇護申請,此後他從2016年9月9日開始便一直遭到拘留。9月14日希臘國務院(即希臘的最高行政法院)暫緩將他驅逐出境,直到他們決定是否中止庇護申請委員會的決議。11月29日聽證會於希臘國務院召開,但決議仍然未定。法庭的決議隨時可能下達,若其贊同土耳其為「安全第三國」的假設,Noori將立即面對被遣返回土耳其的危機。
Noori在警方拘留下等待自己的案件判決已經超過五個月,此已超過希臘法律所規定尋求庇護者的最長拘留時間(90天)。他目前被關在希臘列斯伏斯島上的Mytilene警察局,與5到6人一起關在狹小的牢房中,並睡在地板的床墊上,也因為這樣惡劣的生活環境而感染疥瘡。地方法院引證Noori的拘留期已超過法定最長時間,及國務院暫時停止他的驅逐令之前,他的律師們就已質疑拘留Noori的合法性。他們也呈遞了一份由一名獨立社工所做的心理評估報告,其中表示Noori因敘利亞空襲而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苦,而他的心理健康因糟糕的拘留環境與不確定性而更加惡化。地方法院以Noori可能潛逃為由,命令繼續拘留他。
3月18日簽署的歐盟—土耳其協議,使希臘得以遣返尋求庇護者和難民回土耳其。然而對難民而言土耳其目前並非是一個能被安全遣返的國家,土耳其也並未提供非歐洲難民完全的難民身份。絕大多數尋求庇護者與難民沒有辦法維持生計,也無法獲得國家的支援。
Noori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在敘利亞時他正在學習成為一名護理師,卻因戰爭而必須中止他的學業。最近他表示:「我期待在歐洲尋得安全,並重拾我的學業。」

請立即行動:

  • 促請希臘當局將Noori從非法延長的拘留中釋放,並提供任何他可能需要的醫療照護及心理方面的幫助。
  • 呼籲他們確保Noori不會被遣返回土耳其,並實質審查他於希臘提出的庇護申請。

背景資料

Noori現年21歲,是家中8名兄弟姐妹中的長子。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自己本來正在接受訓練以成為一名護理師,卻因戰爭而不得不中止他的學業。2016年6月9日他離開敘利亞,嘗試了四次才得已進入土耳其。他表示前兩次試圖入境時,自己被土耳其警方逮補,並且在被遣返敘利亞前遭土耳其軍人毆打。他說在第三次嘗試時,他們一群人遭到武裝團體攻擊,11人因此被殺害。第四次他終於設法入境土耳其並在那裡待了一個半月。

Noori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在土耳其他沒有任何親戚,他的目標是抵達希臘後再前往親戚所在的國家。他也表示自己在土耳其時兩度遭到走私販與小偷的攻擊。2016年7月28日Noori抵達希臘,並於8月4日申請庇護。9月9日他被告知申請結果,希臘庇護服務(Greek Asylum Service)初步決定拒絕他的申請,而他也從那天起便遭拘留至今。Noori的律師們多次向地方法院對他遭到拘留一事表示異議,但由於他被認為有潛逃可能,這些質疑遭到駁回。律師們也指出對他的拘留並不符合比例原則,因為當他的庇護申請正在審查時,他遵守了地域限制並待在Moria「熱點」。2017年2月由三名法官組成的Mytilene初審行政法院,也駁回了對於希臘警方對Noori發出拘留與遣返令所提出的異議。法院以「公眾利益」為由表示Noori應繼續受到拘留。

2016年9月,庇護申請委員會支持將土耳其視為「安全第三國」的決議,表示土耳其提供給敘利亞難民的保護措施符合日內瓦公約(難民地位公約)的標準,並會尊重難民不遣返這項國際原則(禁止以任何方式將任何人轉移至他們可能遭受嚴重人權侵害的地方)。因此庇護申請委員會贊成原本決議,拒絕實質審查Noori的庇護申請,並准許將他遣返至土耳其。

國際特赦組織在土耳其的調查顯示,尋求庇護者沒有管道進入公平且有效率的程序,以決定他們的身分。尋求庇護者與難民也無法及時獲得所謂的長遠解決辦法:返回母國、融入當地社會或重新安置。由於土耳其拒絕給予非歐洲難民完全的難民身份,同時國際社會也無法公平分擔全世界流離失所的人們,土耳其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無法透過適當途徑獲得其中兩項解決方案,即融入當地社會與重新安置。再者,在土耳其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為了維持應有的生活水準,也正為獲取足夠物資而掙扎求存。

在國際法規定之下,任何關於出入境管制的拘留行為僅在少數情況才被允許,例如預防非法入境或行使遞解出境。即使拘留行為符合這些規定,國際標準藉由要求遵守必要與比例原則,限制因出入境管制目的而訴諸拘留的手段。舉例而言,即僅在已經考量過較低程度的限制,並發現該限制措施對國家欲達成的合法目標有所不足時,每個拘留個案才具正當性。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