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教師守則應體現人權

23 1 月

教師守則應體現人權

(原文刊於2017年1月22日《星島日報》)

Images from various locations during the 2014 research into discrimination of Roma in Czech primary schools. Shows an empty school classroom with the children's chairs stacked on desks.

近日,教育人員操守議會就《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及實務指引》舉行諮詢。雖然教師肩負人權教育的重任,但是教師守則諮詢稿人權元素不足,亦過分限制教師權利。

國際人權公約訂明教育宗旨包括加強學習者尊重人權,現行教師守則及諮詢稿亦訂明專業教育工作者「應把尊重人權的教育視為要務」,可見國際標準和本地守則均認同教育包括人權教育。

加強人權元素
學校和教師乃實施人權教育的關鍵,可惜「人權」只於諮詢稿出現了一次,甚為不足。操守議會可把握機會,加強守則的人權元素,令其與國際人權標準更為接軌,譬如將《世界人權宣言》、《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及《兒童權利公約》所載的教育宗旨訂為「指導原則」,即教育旨在「充分發展人的個性」、「加強尊重人權」及「促進各國、各種族或各宗教團體間的了解、容忍和友誼,並應促進聯合國維護和平的各項活動」。

保障兒童權利
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於2005年審議結論促請香港「製作兒童適用的教材和編訂有關學校課程,使學生更知曉公約內容」(段25(a))。可見教師亦有責任推行兒童權利教育。

不過,人權教育不僅學習知識,還包括培養尊重人權的態度及捍衛人權的能力。學習環境倘能體現人權,學生可從中學習尊重和實踐人權。因此,教師守則可加強保障兒童權利,譬如將「專業教育工作者應致力保障《兒童權利公約》四大原則」訂為「對學生的義務」:包括人人平等,無所歧視;以兒童最大利益為首要考慮;生存和發展權;兒童表達主見權:確保兒童有權對影響他/她的事情表達意見,並「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予適當看待」。學校執行紀律的方式亦需「符合兒童的人格尊嚴」及《兒童權利公約》(第28(2)條)。

守則過分限制教師表達自由
教師肩負身教和言教學生尊重人權的重任,其自身人權亦同樣重要。可是,諮詢稿部分條文過分限制教師權利。

譬如諮詢稿要求教師的言行舉止須秉持教育專業形象(段2.1.3),包括於個人互聯網社交平台及即時通訊(如臉書及WhatsApp等)的言論,但此屬私人生活,可以無關教育職務,可能過分限制其表達自由及私隱權。上述權利皆由《基本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其本地法《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所保障。終審法院亦於梁國雄案指出,限制表達自由須出於必要,合乎比例。[1] 即使是專業操守,高等法院在鄺國熙案亦指限制須符合上述相稱性測試,盡可能對人權侵犯最小。[2] 教師守則亦應體現上述原則。

此外,諮詢稿亦舉例教師「應避免談論或作出與教學目的無關/不利於學生成長的議題或行爲,例如談論任何形式的賭博活動、說粗言穢語」。可是上述定義廣泛,即使有意義的分享亦可與教學目的無關,或會設下討論禁區,可能影響教師履行專業自主,譬如從道德或輔導層面討論賭博議題。

加強人權培訓
教育任重道遠。教師履行教育專業的同時,亦需相關資源配套、職業穩定和教學自主空間。就人權教育而言,操守議會可加強守則諮詢稿的人權元素,令其與國際標準更為接軌,在維持教育專業形象之餘,亦尊重教師人權。政府亦應參考聯合國《人權教育和培訓宣言》,加強在職教師及師訓學生的人權培訓。

註釋

[1]《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3)條。《香港人權法案》第16(3)條。Leung Kwok Hung and others v. HKSAR. FACC 1/2005. 8/7/2005. Para 90.
[2] Dr. Kwok-Hay Kwong v 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 CACV373/2006. 24/1/2008. Para 21, 71.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