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新一任行政長官應致力保障港人人權

30 6 月

新一任行政長官應致力保障港人人權

林鄭月娥將於本周展開五年任期管治香港,對於香港人被帶往中國內地羈押,她顯然毫不關心。

幾名香港書商於2015年突然失蹤,隨之被中國內地國保部門拘留,林鄭月娥接受電視訪問時僅稱事件為內地事務,對於眾多珍惜香港的自由與法治的人,林鄭月娥這番言論令人心寒。

香港新任特首能否頂住北京的壓力,今個星期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以慶祝香港主權移交中國20週年,將是一個考驗。

有報導指習近平訪港期間,香港所珍惜的言論自由會進一步遭到壓制,批評中國政府的橫額會被警方移除,以免造成「尷尬」。

如果報導屬實,香港的政治領袖甘願為取悅北京而侵犯香港市民的人權,那他們才是尷尬所在。

以下並非如親北京的保皇黨所指,是民主派為推動西方議題而作出的危言聳聽。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於5月27日就香港回歸所發表的講話,即已陳明其藍圖,催促香港領袖「切實履行基本法關於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性責任」。

這需要香港落實基本法第23條,立法禁止「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竊取國家機密」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等行為。

北望中國,你會發現,旨在扭曲國家安全問題的計劃是如何引發令人不安的後果。

在保護國家安全的名義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國頒布了一系列限制人權的法律。

在有關法律中,「國家安全」的定義幾乎沒有任何限制,涵蓋「人民福祉、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和國家其他重大利益」。

政府可以任意追捕那些合法監察濫權行為,或僅是發表異見的人。維權人士、行動者和異見人士等成為政府打擊的對象,往往被羈押與迫害,其中不少被冠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洩漏國家機密」等國家安全相關的罪名,加以檢控。

維權人士蘇昌蘭聲援香港爭取民主的示威,中國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莫須有罪名判處她三年有期徒刑。起訴書清楚寫明,導致蘇昌蘭入獄的原因是她於海外網站與社交媒體上對共產黨及中國政府的批評。

上次政府提出就23條立法是在2003年,當時50萬人上街抗議,23條立法於是被擱置。

然而,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新一批年青社運人士冒起,自此北京看來有意硬推這些國家安全的高壓改革。

交付林鄭月娥的職責似乎就是執行這項任務,儘管她在特首選舉期間承認這項議題有很大爭議,因此政府須謹慎行事,嘗試創造「有利立法的社會環境」。

香港的另一基石為獨立的法庭與法官,現亦同樣遭受攻擊。香港的司法制度備受壓力,要其在「敏感」案件中放棄客觀獨立原則,改為屈服於北京的政治要求。

雨傘運動的示威中,七名警務人員襲擊民主派人士曾健超,因而被判刑,其後中央的喉舌精心策劃了一場運動,抨擊香港司法制度的公正性。

即使面對政治壓力甚至人身攻擊的威脅,香港的法官一直表現出勇氣,嚴守法例與法律原則,繼續作出獨立和不偏不倚的判決。各位法官依舊緊守防線,保護大家免被濫權,並捍衛《基本法》所保障的權利。

國家主席習近平高唱「法治」,但在他的願景中根本沒有司法獨立。在他的政權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批評司法獨立為「西方錯誤思潮影響」。沒有司法獨立性和公正審判,一旦案件提交法庭審理,幾乎可以肯定被告會被判有罪。

中國政府看來有意在香港複製這種模式,對法庭施加控制。張德江在其就香港回歸的講話中,宣布北京決心處理香港的問題,包括以「強大法律武器」,解決「借機加勁抹黑中央政府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內外勢力」。

此等法律武器似乎是延續利用「公共秩序」及「非法集會」等措辭含糊的罪名,威嚇敢於挑戰當局的人,有關做法可能透過利用法律工具,但此舉在國際法之下屬非法。

面對中國政府意圖摧毁香港自由的勢力,許多民間團體已準備捍衛這些價值,即使他們的政府可能不願意這樣做。

林鄭月娥有機會捍衛人權,反抗北京延伸其壓迫性的政策至香港。如果她和其他政治領袖默許北京的做法,將有數以百萬計的香港人準備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