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新冠病毒:疫情下你有的人權

25 3 月

新冠病毒:疫情下你有的人權

因應疫情爆發,各國政府以及各方決策者,須以國際人權法與標準為準則,採取適當的應對措施,以保護市民以及公共衛生,將病毒帶來的影響減到最低。

政府所有關於疫情的預防、控制、及應對政策,必須以人權為首要考慮。然而,許多政府為控制疫情擴散,選擇倉促採取措施,但忽視了感染者、高風險人士、大部分人應享有的人權。人權是互相關聯,不可分割,政府有義務保障公民、文化、經濟、政治和社會層面的權利。

健康權

許多國際人權公約皆載有健康權,而多數國家也都落實了至少一項公約,要求政府尊重、保護、實踐人民在健康層面的權利。其中一項最顯著的條約即是《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此公約第12條指出要保障人人有權享有可能達到之最高標準的健康,這包括體格與精神健康。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CESCR)對此表示,預防、治療和控制傳染病與地方流行病之措施屬於實踐健康權最基本、必須的義務,亦應是優先義務。委員會同時指出,任何締約國不管在任何情況下,也不得違反此核心義務,因健康權是不可減損(non-derogable)的權利,任何情況亦不能凌駕大眾享有健康的權利。

公眾知情權

公眾知情權是實踐健康權的關鍵,但不少政府都漠視公眾取得資訊的權利。

2019年12月,武漢醫生李文亮指擔心疫症爆發,隨即被當局指造謠,並要求他簽訓誡書。同一時間,在查謨及喀什米爾地區,即使感染個案有上升之勢,當局仍持續限制互聯網服務,令當地人難以取得與疫情相關的重要資訊。

人人都有權取得疫情資訊,了解疫情對他們的影響,從而採取措施保護自己,減低自身風險,否則只會賠上公眾的健康。

獲適切、可負擔的醫療服務

近期一項研究指出,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率與醫療資源有潛在關係。換言之,欠缺醫療資訊或服務,會令大眾健康有較嚴重風險,對殘疾人士、低收入士、居住在偏遠地方的人士影響更深,部份或弱勢群體,例如無家者、難民,亦難以實行自我隔離的防疫措施。

有組織調查顯示,香港逾60%低收入家庭不能負擔購買口罩、消毒液等政府所建議的防疫保護裝備。若政府建議市民使用這些防護物資,則有責任確保市民有途徑得到相關物資,政府亦有責任協助弱勢群體得到適切協助。

除了身體健康外,精神健康都是健康權涵蓋的一部分。新冠病毒及後續防控措施,可能對大眾精神健康帶來潛在風險,例如令人感到焦慮或憂鬱。政府應提供足夠心理支援。而帶有病毒的人,包括感染者、疑似感染者、或曾接觸病毒者與其家人,皆有權獲得足夠資訊,並有權在最大可能程度內處理個人事務。

為醫護提供足夠保護

醫療工作者站在對抗COVID-19的前線,醫護個人與其家人均面對風險,例如在工作中的感染風險、長工時、心理壓力與疲勞,但醫護依然站在防疫第一線為大眾提供醫療服務。

為保障大眾的健康權,國家要制定、實施並定期審議一貫的國家政策,以最大程度降低職業事故和疾病的風險,並提供職業安全和衛生服務的政策,其中也包括醫護工作環境。適切、有質素的個人防護裝備、資訊、培訓及心理支援,對護士、醫生和其他工作人員都是必要的支持。國家也必須確立適當機制,確保因感染COVID-19或因而死亡的人、醫療工作者及其家屬能得到適切支援。

社會安全網及勞工權

公共衛生的防疫措施,如旅遊禁令、隔離檢疫、限制公眾集會等,可能對大眾的日常生活及在工作有負面影響,其中對移民工、以短期合約聘用(如「freelance」自由工作者)的人、低收入人口、非常規移民和從事非正規行業的人影響最深。他們很多時候無法得到足夠,甚至得不到任何社會福利。一旦被隔離,他們即失去了收入來源,也沒有病假工資補償。當他們生病時,亦有可能比一般人更難得到治療。

政府應確保當市民因疫情無法工作時得到社會福利保障,包括病假工資、醫療照顧、產假與育嬰假,以回應他們一旦生病、或被隔離、或因校園關閉須照顧孩子的情況。

這些措施亦可令大眾更遵守現行的公共衛生政策。舉例說,當大眾知道政府有防疫政策及配套減低疫情帶來的影響,會更能說服大眾尊重檢疫隔離政策。

緊急狀態 

因應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各國政府在特殊情況下或要動用其緊急權力。若是情況對國家整體人口性命構成威脅(例如疾病嚴重性、傳染率、發病率極高,或極有可能擴大感染),則政府有權依照國際法與標準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按照情況緊急性,國家須將緊急狀態的實施範圍作出嚴格規定,包括列明在指定時間、指定地域實施緊急狀態,若涉及物資,亦要作出明確規定所涉範圍。

政府基於國際法所採取的相關安全措施,必須遵守以下條件:

1. 發表官方聲明和國際通知,並附上措施之全面資訊以及清楚說明原因;

2. 必須為暫時性且在延期前進行定期審視;

3. 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且符合情況之嚴格必要,將任何對人權的限制減到最低。

旅遊禁令與限制 

世界衛生組織(WHO)大致認為,除非在少數情況下,否則不建議國家針對疫情爆發的國家實施旅遊或貿易限制。世衛最新指導方針提到,「限制禁令將可能阻斷所需之救援和技術支援,也可能中斷貿易,並為受疫情影響之國家社會和經濟層面帶來負面影響」;此外,「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下限制人們流動和物資往來,多對應對疫情沒有幫助,更可能阻礙其他資源的輸入」。

根據《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若依照法律指示和保護公共衛生之必要,這些禁令限制可以在有限情況下,根據特定正當理由,加諸於個人行動自由之上。旅遊限制和禁令必須符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條款,如《錫拉庫扎原則》(The Siracusa Principles)所解釋,應遵守不帶歧視、合法、必要、符合比例之原則,即要給予人限制最少的選項(the least restrictive alternative available)。 

防止污名化及歧視

由於COVID-19的傳播,關於歧視和污名化的相關報導相繼出現,特別針對來自特定國家或民族、膚色的人。據報,某些國家的中餐館門可羅雀;有些國家的餐廳與旅館拒收中國顧客;被視為來自東亞的人在某些國家受到騷擾、種族歧視、攻擊及肢體傷害。各國政府在回應COVID-19疫情時,仍然必須將不同人權文件中所載的平等、不歧視原則視為核心價值。免受歧視的權利是一項即時、貫穿各領域的義務,適用於國際法所保障的每一項人權。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