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朋友圈又再刷屏,但為什麼中國孩子還是不安全

07 8 月

朋友圈又再刷屏,但為什麼中國孩子還是不安全

容皓欣- 國際特赦組織中文編輯

上週六晚,一篇題為《疫苗之王》的文章於朋友圈上瘋轉。

這篇在微信公號 ishoulc 首發的4千字長文,詳細講述了3家藥業的發家史,也講述了這幾家藥業怎樣在多起醫療醜聞後仍能繼續營運, 以及其中一家企業怎樣被發現製售了數以十萬計的不合格疫苗。

 「 他們生產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斷,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體中。」

這篇文章燃點起無數人的怒火,首當其衝自然是憂心忡忡的父母。

不出所料,原文很快就被刪掉,網民稱之為“被404”。對此,民眾以行動回應,將文章轉發到其他微信公號和平台。《疫苗之王》在多個社交媒體平台上迅速地衍生出各種疫苗事件的評論文章,識別問題疫苗的家長指南,甚至是在香港接種的攻略。

縱使審查員夜以繼日地忙個不停,刪掉其中不少文章,但卻仍然不敵市民一發不可收拾的怒火。

這事情怎麼似曾相識?沒錯,這並非頭一回。

****

2016年,有報導指價值8,800萬美元的問題疫苗多年來被銷往全國各地,群眾隨之非常憤怒,政府也迅速做出了回應。李克強總理在公眾爆發強烈不滿後的數日之內作出批示,最終拘捕了過百人。然而,不論是針對疫苗質量問題的抗議,抑或是受影響家庭要求賠償的訴求,終究沒有獲得令人滿意的答案-不是問題不了了之,便是聲音被壓制。

2010年,《中國經濟時報》發表《山西疫苗亂象調查》,揭發了山西省78宗涉及兒童在註射疫苗後發病甚至喪命的案例。根據報導內提供的證據顯示,疫苗因人為原因而未被冷藏。在報導發表後,主編包月陽被免職,涉案家長受到了監視。

這樣的事情源源不絕,走的都是一個大家熟悉的流程:

  • 事件引起公憤
  • 審查員介入,民意被壓制
  • 政府發表公開聲明
  • 維權人士和記者被噤聲
  • 重複

中國政府通過了多條要求保障健康權的國際條約,國家須確保與健康相關的商品與服務為安全及優質,保證民眾獲得與健康相關的信息,並保障民眾在健康權受損時可獲得有效的法律救濟。

不過,在重大問題出現時,中國當局非但未為受害者討回公道,反而是打壓那些聲援受害家庭的人。2010年,曾在官方媒體工作的趙連海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原因是他為受到三聚氰胺毒奶粉影響的家庭伸張正義。

年初,譚秦東醫生因為在網絡上發文,指出一種中國藥酒「有毒」而被拘押了3個月。他被拘捕的消息引發眾怒後獲釋。

事實上,有些律師和活動人士只想通過中國的法律體系為受害者討回公道,但都被系統性地拘押。曾為疫苗受害家長代理案件的人權律師唐荊陵因推動民主發展,或按官方的說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判有期徒刑5年,目前仍在獄中服刑。

今年4月,人權律師余文生也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妨礙公務」,被正式逮捕。他的家人和朋友相信他是因人權工作而被捕。此前,他曾是一名失效疫苗受害家長的辯護律師,他與其他人權律師更組成志願團為受害家庭維權。在2016年,一封給李克強總理的公開信中,包括余文生在內的89名律師曾呼籲當局監管疫苗行業,並為問題疫苗受害家庭提供補償和協助。

****

上週日午夜剛過,亦是《疫苗之王》在網上發酵的一天后,多家中國大陸媒體公開了李克強總理作出的另一次「批示」,當中做出了相似的承諾:

「 …… 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

次日,在過去一宗假疫苗事件中開展倡導工作的維權人士啟靖被當地警察帶走問話3小時。這充分反映出,問題其實不是中國政府處理公眾不滿的反應速度,而是公眾、媒體和非盈利組織不被容許參與獨立監督。

據官方媒體報導,疫苗醜聞涉及252,600劑不合格疫苗,全國已有215,184名兒童接受注射。

今次的事件突顯了目前的監管體制未能發揮作用,中國政府必須改變做法,才能建立一個更為有效且符合其人權義務的制度。

缺乏了公眾不滿、獨立報導以及集體訴訟的壓力,企業只會繼續走捷徑,這類周而復始的集體時刻將會再度重現。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