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為什麼逃犯條例修訂是最後一根稻草

08 十月

為什麼逃犯條例修訂是最後一根稻草

文/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研究主任阮柔安
黄耀明為粵語流行音樂界的歌手,也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經歷30年的音樂生涯,他已相當熟悉中國的審查機制。他曾被要求要在內地演唱會中高歌讚頌「和諧社會」,無害的歌詞如「我和你的愛情是一個權力的博弈」也遭強制移除。對黄耀明來說,做音樂總是像在「走鋼索」。
但近年來,黃耀明和其他敢於發言的歌手逐漸在香港感受到:北京指示的審查制度愈趨嚴格。黃耀明於2014年公開支持民主雨傘運動;他說在那之後,不論是香港還是內地的工作機會都瞬間流失。
提到席捲香港數個月的逃犯條例示威時,黃耀明說:「在雨傘運動之後,有好多人累積壓抑了許多的沮喪與不滿,人們現在終於要出來大力發聲。」
<iframe src=”https://www.facebook.com/plugins/video.php?href=https%3A%2F%2Fwww.facebook.com%2FAmnestyHK%2Fvideos%2F492777284904964%2F&show_text=0&width=476″ width=”476″ height=”476″ style=”border:none;overflow:hidden”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 allowTransparency=”true” allowFullScreen=”true”></iframe>
如今已遭撤回的逃犯條例修正案只是冰山一角,代表著香港人對政府累積的諸多不滿。根據《基本法》,香港可以享有北京賦予的「高度自治」,香港公民也應獲得廣泛人權保障。但在國際特赦組織新發布的報告中,多年以來上述承諾持續受到威脅。
自2014年,香港政府便逐漸接受北京「國家安全」的定義,這讓當局能以模糊藉口鎖定記者、社運者和批評人士。香港人民深怕香港即將陷入中國的專制統治,如今撤回早該撤回的單一法案也無法減輕他們的疑慮。
習近平於2017年發表演說,警告任何危及中國主權、國家安全或是挑戰中共政權的行為,都已踰越「紅線」且應嚴厲處理。中國當局賦予國家安全的定義,本質上意味著任何牴觸共產黨目標的事物皆應嚴厲剷除,而這樣的解讀正漸漸滲入香港政策中。
舉例來說,任何有關香港自決的倡議或討論皆被中國政府視為禁忌。香港政府也逐漸呼應中共當局的觀點,認為討論獨立便冒犯了中國主權和國家安全,也違反了香港基本法的「一國兩制」原則。
香港法律教授戴耀廷2018年於研討會表示,香港其中一條自決的出路便是獨立,戴耀廷因此遭媒體抹黑數月。許多香港立委也加入公開譴責戴教授的行列,宣稱就算只是討論獨立,也是對國家安全的一大威脅。
香港應有的自由逐漸緊縮,也讓香港人愈發憤怒。特首林鄭月娥提出逃犯條例修正案後,多起大型示威隨之爆發,展現了香港人累積的怒火。人民因政府近來的加強打壓而走上街頭;隨著示威進行,北京和香港政府的回應更恰恰展現了這項事實。
北京宣稱示威由「外國滲透勢力」所策劃,目的為攻擊中國主權。香港政府已逮捕大量示威者,包括和平示威者和旁觀民眾。警方過度使用非必要武力,使得情勢日益緊張。
如今示威者其中一項重要訴求,便是針對警方不適當的武力使用進行全面獨立調查,包含警方大規模使用催淚瓦斯、橡膠子彈和胡椒噴霧的行為。警方於先前示威的暴力行為無人負責,讓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數名社運者非常擔憂。
倘若政府不對警方行為進行適當調查,香港將陷入示威與暴力的惡性循環之中。香港政府若能發起真正的獨立調查,將能展現對和平示威的保障以及維持基本法的意願。香港政府也須停止以國家安全為名迫害和平運動和批評人士;不論民眾的政治理念為何,香港政府都應該保護所有香港人的人權。
當示威於6月達到高峰,黃耀明發布了一首有關天安門鎮壓的歌曲《回憶有罪》。這首歌很快便在中國遭到封殺,卻高居香港排行榜。香港的表達自由仍有希望 — 但香港領導人應更加努力,以抵抗北京的「紅線」施壓。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