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關於《港區國安法》的10件事

22 7 月

關於《港區國安法》的10件事

6月30日,人大常委一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下稱︰《港區國安法》),法例於同日生效。根據條文,幾乎任何行為均可被視為危害「國家安全」,這條定義含糊,應用範圍廣泛的法例,可適用於地球上的任何人。

中國當局把《港區國安法》強加香港,立法過程欠問責和透明度。《港區國安法》由草擬,至最後獲通過僅用了數星期的時間,立法過程繞過香港立法會,法例條文一直保密,公眾無從得知條文具體內容,甚至香港政府官員據稱事前沒有看過條文。

為何大家對《港區國安法》感到憂慮?

1. 幾乎任何行為均可被視為危害「國家安全」

在《港區國安法》下,「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佈主義」、「勾結外國勢力」最高可被判終身監禁。但以上罪行定義廣泛,很容易被籠統使用,成為帶政治動機的檢控及被重判。

聯合國人權辦公室及專家已多次對《港區國安法》表達關注,指出措辭廣泛的法例會導致「歧視性及被任意解釋及執行。」

中央和香港政府一直指控不同人士及公民社會團體被「外國勢力」操控,組織及出席和平集會、收取捐款及批評政府等。任何人參與這些活動現在都有被控「勾結外國勢力」或其他新訂立「罪行」的風險。

國際特赦組織過往紀錄了中國政府慣常以「顛覆」罪控告記者律師學者社運人士。在2017年,中國法庭判處吳淦八年監禁,判罪指出他在網上批評政府是「顛覆」國家政權。

2. 法例生效首天即被濫用

當局在《港區國安法》生效首天,即以新法打壓和平、合法表達意見的活動。在七一遊行當天,有人因管有帶有政治口號的旗幟、貼紙和橫額被捕。警方及官員指,口號、T恤、歌曲、甚至白紙都可能會危害國家安全,及有被刑事檢控風險。

法例生效兩日後,香港政府宣布2019年香港示威中常用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有「香港獨立」或將香港從中國分離出去的「含義」,隨即禁止使用這句口號。

國際法及人權標準規定,和平表達自己對政治制度的意見並不構成威脅國家安全。不過,從以上例子可見,《港區國安法》的執法情況有違國際人權標準。

3. 加強對教育、記者、社會組織及社交媒體的控制

《港區國安法》擴大了中國政府及香港政府監督及管理香港學校、社會組織、傳媒及互聯網的權利。傳媒對這條法例的潛在影響表達憂慮,例如《紐約時報》決定把部份香港員工調往南韓。亦有不少人擔心,類似中國大陸的措施會陸續出台。目前,記者要得到中國政府的認可,才可以在中國大陸合法工作。

香港政府亦嘗試過度限制學生在校園內享有的表達自由。教育局局長指,學生不能在校園內進行含政治信息的活動,這包括唱歌或叫口號。現在甚至在課室內討論政治議題也可能會帶來風險。

法例亦賦予執法機關權利移除網上內容及在沒有搜查令下索取用戶資料的權力。主要網上平台例如 WhatsApp, Twitter, LinkedIn, Facebook 和 Google已宣布會暫停處理港府索取用戶資料的要求。

4. 或被移送至中國大陸遭任意拘留及受到不公平審訊

在港區《港區國安法》下,被捕人士在三種情況下可被移送至中國大陸,接受內地刑事司法系統及內地法的審訊。但卻正因為此「送中」風險,觸發了2019年一連串大規模示威活動。

在中國大陸被控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可被任意甚至秘密拘留。其中「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容許調查人員拘留被捕人士在正式拘留系統以外的處所達六個月之久。期間被拘留人士未必可與家人接觸,亦未必有途徑接觸到他們選擇的律師。這些被拘留人士通常極有機會遭到酷刑和虐待的風險。709大抓捕人權律師李和平在2015年被秘密拘留時,便曾被毆打、灌藥及電擊。

5. 《港區國安法》適用於地球上的任何人

《港區國安法》指條例管轄權涵蓋非香港居民、甚至是從未涉足於香港的人,這意味著地球上任何人,不論其國藉和身處地域,理論上都可被指違反《港區國安法》,在踏入中國司法管轄區時,即使只是過境,也將面臨被中國拘捕及檢控。被控的非永久居港的外藉人士可能會在審訊前被驅逐出境。

當局可要求社交媒體移除當局認為不恰當的內容,即使內容在香港境外上載至社交媒體,又或者該社交媒體公司或伺服器位於其他國家。

6. 調查機關權力廣但監察近乎零

調查機關可以在沒有法庭手令下搜查物業、限制或禁止旅遊、冷結或沒收財產,審查網上內容及進行密秘監視,包括截取通訊。

緘默權乃無罪假設的基本組成部份,但在《港區國安法》下,嫌疑人的緘默權或不受保障。《港區國安法》第43條訂明,執法部門可以要求組織及個人交出資料,即使資料會對嫌疑人不利甚或自證其罪,若拒交出資料可被判罰款或監禁。

根據國際人權法和標準以及公平審訊的主張,嫌疑人在被調查時有保持緘默的權利,當局不得強迫嫌疑人認罪,或要嫌疑人作出對自己不利的證供。這個保障廣泛地適用於警察盤問及法庭審訊,不論罪行的嚴重性,此外,國際人權法及標準禁止一切形式的脅迫,不論是直接、非直接、身體或心理上的脅迫。

7. 中國政府在港設立國安機關

中央駐港國安公署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後正式成立。駐港國安署及其職員不受香港特區管轄,意味著他們的任何行為,包括在港運作均不受香港法庭或香港法律約束。此外,國安署及其人員在執行職務時不受香港執法人員檢查、搜查及扣押,國安署及其人員享有香港特區規定的權利及豁免,不論他們被指控犯上甚麼罪行或侵權行為,侵害了受害人確立公義、建立真相和獲得充分賠償的權利。

中國大陸的國安人員經常侵犯被控違反《國安法》嫌疑人的人權而不被問責。這些國安機關有系統的監察、騷擾、恐嚇、拘留人權捍衛者及異見人士,更有證據顯示當中有施行酷刑和虐待的情況。

8. 香港政府成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

香港政府成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政府會指派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就委員會工作「提供意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有權委任處理涉國家安全案件的執法及檢控部門。委員會的撥款及人事任命全部繞過立法會審議。香港特首有權任命審理涉國家安全案件的法官。委員會不用公開工作內容,其決定亦不受司法覆核。此外,香港警務處亦增設國安部門,可以進行秘密監視而毋須法庭批准。

這意味著公眾不能遁司法程序監察委員會是否有濫用職權或違反香港法律,包括當局在國際法及本地法律下應履行的人權義務。

9. 凌駕人權保障

即使《港區國安法》中有一項有關人權的條款,指會尊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核心人權條約,但《港區國安法》其他條款有可能凌駕這些人權保障。

《港區國安法》賦予國家安全機構及其人員廣泛豁免權,《港區國安法》亦明確指出,若香港法律與《港區國安法》有衝突,將以《港區國安法》為依據。換句話說,《港區國安法》可以否定香港既有的人權保障。

中國大陸的《國安法》亦有類似保障人權的條文,但對被當局針對的人來說,這些保障形同虛設,律師學者記者牧師、及非政府組織工作者都曾因和平表達意見及捍衛人權被控以違反國家安全罪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一再指出,國際法及人權標準下對人權的保障並不是絕對,當局可以因維護國家安全為由限制人權。

10. 寒蟬效應迅現

港區《港區國安法》罰則嚴厲,但條文空泛,令人難以知道自己是否有違反該法,法例一生效,寒蟬效應迅現。不少在過往踴躍在網上分享新聞的香港人,因恐違法而關閉他們的社交媒體帳戶﹔一些曾支持示威活動商店及餐廳在法例生效後移除支持示威的橫額及貼紙。法例生效未幾,政府公共圖書館已開始收起由批評政府人士所撰寫的「敏感」議題書籍覆檢。

在港區《港區國安法》生效後一小時,黃之鋒退出他有份創立及領導的香港眾志,香港眾志同日宣佈解散﹔前香港眾志另一核心成員羅冠聰目前身處海外,他擔心國際游說工作會對其個人安全構成即時威脅。自法例生效以來,至少七個政治團體解散。

《港區國安法》不能同時真正地保障國家安全及人權,後果影響深遠,當中的法律關鍵條文定義模糊,其不確定性引起市民恐慌,沒有人知道怎樣會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罪,甚麼情況下會面臨被刑事起訴的風險,以至被移送往中國大陸或驅逐出境。

每一個政府都有權責保護公民,當然不同國家會有其的安全考慮,但國家安全絕不是藉口去限制人們行使國際法下賦予的人權,包括表達不同政見的權利。過往,不少政府以「國家安全」以概念去打壓他們的政治對手,《港區國安法》是又一例證,這對人權捍衛者、批判媒體報導及公民社會都構成重大風險。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