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香港警方被揭任意拘捕、扣留期間毒打和酷刑對待被捕人士

19 九月

香港警方被揭任意拘捕、扣留期間毒打和酷刑對待被捕人士

國際特赦組織最新實地調查發現,香港警務處採取魯莽和無差別的部署策略,除了在示威現場進行搜捕外,還有證據顯示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間遭受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做法令人震驚。

國際特赦組織這次訪問了逾20名被捕人士,並收集了來自律師、醫護人員及其他人士的佐證和證詞。國際特赦組織要求當局要迅速就這些侵犯行為進行獨立的調查。自6月的大規模示威活動開始以來,這些侵犯行為變得日益嚴重。[詳情請按此,只有英文]

「世界各地也透過直播,看到香港警方粗暴的人群管制手法,但警方對示威者的各種侵權、虐待行為,卻相對隱藏在大眾視線範圍。」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辦事處主任Nicholas Bequelin表示。

 

「這些證據無容置疑。香港警隊有明顯的報復心態,在示威期間以魯莽手法和非法手段對付在示威現場的人,包括任意拘捕在場人士、對被捕人士作出報復性暴力行為,其中部分已構成酷刑,這樣的事態發展令人憂慮。」Nicholas Bequelin

 

在一連串的大規模示威活動中,已有1,300多人被捕,這些示威活動源於政府建議修訂法例,允許將疑犯引渡到中國大陸。雖然絕大多數示威者的行動和平,但也有暴力事件發生,並似乎與警察過度使用武力一同升級。大部份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人士也要求把身分保密,主要是擔心在一片有責不究的氣氛中遭當局報復。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過被捕人士和律師,他們指出,警察的暴力行徑通常出現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間。在部分個案中,被扣押的示威者在扣留期間遭到毒打,並遭受相當於酷刑的其他形式虐待。在多宗個案中,這些虐待行為似乎是對被捕人士「駁咀」或不合作的「懲罰」。

國際特赦組織接觸到一名於8月在新界示威時被捕扣留在警署的男子。他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在他拒絕回答警方的問題後,數名警員將他帶到另一個房間,在那裡毒打他,並威脅如果他試圖保護自己就會打斷他的雙手。他說:

 

「我覺得自己雙腿被硬物打,然後一名[警員]把我翻過來,把膝蓋壓在我胸前。我感到骨頭疼痛,無法呼吸。我試過大叫,但我無法呼吸,也無法說話。」

 

當這名男子被壓在地上時,一名警員撐開他的眼睛,用雷射筆直射其眼睛,還問道:「你不是喜歡用它指着別人嗎?」此舉明顯是報復部分示威者在示威期間使用雷射筆的行為。該男子後來因骨折和內出血而需留院數天。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另一名8月在深水埗被捕的男子。拘捕他的警員多次要求他把電話解鎖進行檢查,但被拒絕;該名警員怒不可遏,於是威脅要電擊該名男子的生殖器官。該男子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害怕」警員會來真的,「因為當時的情況太瘋狂了,我想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該名男子被扣留在警署的休息室時,目睹多名警員強迫一名男童用雷射筆直射自己的眼睛約20秒。「他似乎曾用雷射筆照向警署,」該男子回憶道:

 

「他們說:『如果你那麼想用筆照向我們,你為什麼不照照自己?』」

國際特赦組織亦錄得警員在拘捕示威者時使用不必要和過度武力的明顯趨勢,當中,防暴警察和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的暴力情況特別嚴重。幾乎所有受訪的被捕人士都表示,即使他們被捕期間沒有反抗,亦被人用警棍和拳頭毆打。

一名年輕女子於7月在上環的示威活動中被捕,她所講的經歷與眾多示威者的描述一致。她在警方推進時走避,被警員從後用警棍打;她其後被推倒在地上,但在她雙手被索帶綑綁後,警察仍繼續打她。

同樣地,一名於8月在尖沙咀示威中被捕的男子,也講述了當警方向集結示威者推進時,示威者撤退及後逃跑的情況。他對國際特赦組織說,「速龍」捉着他,從後用警棍打他的頸和肩膀。他表示:

 

「我立即被打倒在地。他們三個人捉着我,把我的臉壓在地上。一秒鐘後,他們踢我的臉……該三名速龍成員一直壓在我的身上。我開始呼吸困難,感到左肋骨劇烈疼痛……他們對我說『閉嘴,不要再出聲』。

 

根據醫療記錄,他因肋骨骨折和其他傷勢而留院兩天接受治療。在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的個案中,超過85%(21人中有18人)的個案是被捕人士被毆打而入院,其中3人至少留醫5天。

「警員一而再、再而三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間作出暴力行為,即使被捕人士已被制服或扣留。警方使用的武力顯然過度,違反了國際人權法。」軻霖(Nicholas Bequelin)說。

國際特赦組織也錄得多宗任意和非法拘捕事件,以及大量警方拒絕或拖延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和接受醫療治理的個案。

適時讓被扣留人士會見律師、家庭成員和醫護人員,是防止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重要保障。

在我們公佈這個調查結果之前,一群聯合國專家已就香港警方襲擊和拘捕示威者的模式表示震驚。

「鑑於我們發現的侵權、虐待行為非常普遍,香港警務處不再能夠自己查自己,或修正補救他們這些廣泛、非法鎮壓示威者的行為。現在大眾對監警會等現行內部調查機制的信任極低,國際特赦組織緊急呼籲香港政府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向涉事者提出起訴,彰顯公義,以及為受害人士提供賠償。」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