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外傭司法覆核案 對歧視及剝削的反思

05 8 月

外傭司法覆核案 對歧視及剝削的反思

2014外傭司法覆核案-1024x768

菲律賓籍家庭傭工瓦耶荷斯(Evangeline Vallejos),正在為永久居留申請權進行司法覆核。然而,此案件所引起的風波,都被危言聳聽的言論蓋過事實。

終審法院剛於本周完成審理案件。此案於原訟庭及上訴庭審訊期間,引起公眾激辯;但是對於外傭被日以繼夜剝削和受到歧視的情況,公眾卻明顯未有真正討論過。

如果沒有30萬外傭,香港經濟不大可能會像今天這樣強勁。實際上,她們是我們社會的中流砥柱,使數以萬計香港婦女自由選擇進入勞動市場。香港政府可以嚴格執行出入境管制,但對於居留權問題,政府所簽署的國際法具有明確規定:出入境管制必須尊重個人權利,不能有任何歧視情況存在。以一刀切方式剝奪外傭永久居留資格,實在不符合上述標準。

雖然瓦耶荷斯案引發輿論爭議,但對於周日聚集在銅鑼灣或中環的菲律賓和印尼婦女來說,她們所希望的,就是不需要再面對歧視。

從法律條文上比較,於香港工作的外傭比在馬來西亞或新加坡的同工受到較為全面的保障:如每周1天的休息日、帶薪年假、最低工資、成立工會的權利和申訴程序途徑。可是,他們的勞工權利並沒有得到適當保障,導致這些婦女容易在遭受虐待或困境中變得孤立無援。

去年,聯合國調查歧視婦女問題的委員會,對印尼外傭在香港一直面臨的暴力、虐待和剝削,表示「深感關切」。報告指出,外傭抵達香港後,經常無法從中介獲取足夠資訊。除了護照被僱主沒收外,外傭更被迫在香港高息借款,來支付可疑的培訓費和其他費用。 更有確鑿證據顯示,這只是中介逃避法律去壓榨外傭的伎倆。因為按照香港法律規定,中介公司最多只能從外傭月薪中,抽取10%作為中介費。以現時外傭的最低工資來計算,相當於392港元。

大多數來港外傭,更被迫繳付最少7個月的月薪作為招聘費,每月被扣減的金額可達3000港元。這一廣泛存在的做法,顯然違反香港法律,更令許多外傭身陷財務困境。
印尼移工工會 (IMWU)近期所做的一項調查發現,有70%於香港工作的外傭,在第一份合約期間負債,有三分一的家庭傭工工資少於最低工資,更有個案的月薪僅得2000港元。

試想想,一名外傭的月薪七除八扣後,實際可賺取的月薪只有500港元。儘管如此,身處家鄉的親人,依然期望外傭會寄錢回家,以支持家庭開支。由於身陷惡性債務循環,許多人被迫忍受惡劣的工作條件,並害怕失去收入和逗留資格。無良中介和僱主則利用外傭這種心態繼續進行欺榨並逍遙法外。

強迫外傭在僱主家中居住,是另一種明顯歧視及侵犯自由的行為,因為該措施不適用於從事家傭工作的香港公民甚至從事非家傭工作的非香港公民。強迫居住的條件,使婦女面對嚴苛而惡劣的工作環境外,更將她們不必要地暴露於家庭暴力和性侵犯的境況。在「住宿標準」未有得到確切規定及執行時,外傭被迫睡在廚房、衣櫥、甚至是在廁所時有聽聞及報告。

香港政府需要盡力改善外傭的工作條件,廢除上述歧視措施,並確切執行勞工法律,去解決她們每天面對的結構性剝削問題。政府不能將責任諉過於外傭原居地的官員外,更需要與他們合作,來終止這種剝削。

不論終審法院的判決如何,香港政府及市民必須停止對外傭施予制度及結構性歧視。

文: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  區美寶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