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 — 中港.講死刑

05 8 月

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 — 中港.講死刑

每年11月底,慣性早到的聖誕燈飾和音樂,總會準時地出現在香港市區,香港人大概已對此習以為常,並自動調節心情和錢包的儲備迎接假期。但大家又是否知道,每年的11月30日,世界各大城市都有團體隆重其事,慶祝一個在他們心目中可能比聖誕節更重要的節慶——「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早於1786年11月30日,位於歐洲的托斯卡納大公國(即現今意大利中部地區)便從法律上廢除死刑,成為近代世界上首個廢除死刑的國家。天主教聖艾智德團體為紀念此段歷史及宣揚廢除死刑的訊息,發起將每年的11月30日定為「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 Cities For Life Day」。當天,世界各地已廢除死刑的城市將一起燃點燭光及舉辦慶祝活動,象徵燃亮生命。本月30日(本星期六),香港幾個組織亦將響應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舉行慶祝及宣傳活動,本年正值香港廢除死刑二十周年,燃亮生命的溫暖燭火定必顯得格外動人。

廢除了死刑的香港,廢除不了的記憶和盼望

是次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的「香港站」,是為香港第二年為響應此一節慶而舉行的地區慶祝活動。不少香港人也許從未有機會接觸此一節慶,星期六的慶祝活動自然是個好機會,使大家對此節慶不再感到陌生。然而,也許不少人更想先提出一個疑問:廢除死刑就是廢除死刑,有什麼特別?為什麼我們要在香港特意慶祝此一「節日」?

的確,香港既已廢除死刑,驟眼看來,再繼續在香港講廢死似乎顯得有點不合時宜。然而,事實上,在香港講死刑,跟在早已廣泛廢除死刑的地區講死刑不太一樣,死刑在香港雖然看來已是陳年舊事,但其實無論就時間(二十年)還是地點(中國、台灣和大部分東南亞地區仍有執行死刑)而言,死刑都並不是離香港人那麼遠。

回望歷史,近代香港政府一直都有執行死刑。從開埠到二十世紀中葉,國際政局持續動盪,當時香港政府常公開處決犯了謀殺、叛國罪的罪犯或是海盜。二次大戰結束後,香港政府又處決了一批日治時期的戰犯及幫兇。五十年代開始,香港政局漸趨穩定,經濟開始穩步發展,罪犯多是因為犯了謀殺罪而被判死,當時的處決方法為環首死刑,絞刑室設於赤柱監獄。自1967年開始,香港雖仍保有可處決死囚的法例,但政府再也沒有執行死刑。直至1993年,當時重型武器行劫案十分猖獗,立法局部分議員討論恢復執行死刑,另一批議員則反建議永久廢除死刑。結果立法局最後以大比數贊成,通過廢除死刑。此後,雖然香港政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因為中方「一國兩制」承諾之故,香港仍得以保持廢除死刑之法律。

放眼現在,香港的地緣特色亦營造了一個廣闊的對話和交流空間。環顧亞洲各國,只有港澳、不丹、柬埔寨、蒙古、尼泊爾、菲律賓、東帝汶已廢除死刑。香港身處東南亞地區的中心,無疑可以在全球廢死運動的道路上扮演一個重要角色。說到鄰近執行死刑的地區,大家可能立即會聯想到中國內地,只是可能大家未必知道,中國內地不單有慣性地執行死刑,近年更是每年處決最多人的國家,甚至比全球其他國家加起來的總數還要多。香港與中國大陸和台灣的文化和語言多有交集,香港人或許可以積極發揮影響力,呼籲兩岸政府和鼓勵當地人民盡早踏出廢死的第一步,為全球廢死運動盡一分力。

是的,也許我們知道,香港政府曾經執行過死刑,也許我們也知道,世界上不少地方仍然有死刑,但我們就是不容易想像到活在一個有死刑的地區與香港有何不同。這大概因為大家已經習慣活在一個沒有死刑的社會。然而,若我們認為死刑不應繼續存在,便應謹記,只有不斷重新認識死刑,才能堅定地持守廢死的信念,甚或發揮影響力,加速鄰近地區廢止死刑的步伐。本年香港慶祝活動的主題「中港.講死刑」,正是希望藉著中港台的死刑或廢死資訊,提醒我們不要忘記,死刑其實仍蟄伏在我們身旁。

感受.聆聽.睜開眼——重新認識死刑

那麼,作為一個普通人,我們如何可以踏出第一步,加深對死刑的認識?從古至今,死刑從來都是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死刑存廢的論辯亦從來沒有停止,近代道理哲學及政治哲學更是將死刑的(不)正當性視為一個重點課題,汗牛充棟的學術著作足以令大眾對此卻步。當然,面對「呢類犯,判死刑就好嘞」之類的宣泄,認真理性的思考從來都是重要的,然而,死刑是大眾社會的事,我們也相信,並非只有通過嚴謹的學術思辨,才能夠真正認識死刑是什麼一回事。甚或,若只有抽象的思索,而沒有直面當今死刑的實際執行情況,或是死囚在等待處決期間的經歷,我們便無法仔細持平地思考死刑存廢的問題。我們相信,只有不斷通過現實和理念、情感和理性的相互衝擊和對話,才可以真正認識死刑。故此,大會希望透過一系列活動,以一種較為著重感受和聆聽真實個案、但又不失思辨的方式,讓大家較易目見死刑的全貌。

一如去年,大會將在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用區(崇光百貨側)舉行活動,整個活動大致分為兩個時段進行,第一個時段為下午一時至六時,以街頭活動為主。大會將在東角道設置一個12米長、由帆布和木柱搭成,名為「黑暗中最後一話」的裝置展覽。顧名思義,展覽將營造一個漆黑的空間,並在當中展示不同地區死囚的最後說話,來訪者可在置展覽內觀看及思考死囚的「遺言」。此外,大會亦設有影片放映區,循環播放紀錄短片《香港廢死之路》和《我無罪,我是鄭性澤》。《香港廢死之路》是為了紀念香港廢死二十周年而製作的紀錄短片,電影以訪談的形式,呈現與香港廢死運動有關的人士之回憶及感受。《我無罪,我是鄭性澤》則是一套來自台灣的紀錄片,它講述台灣一名死囚鄭性澤的背景及被判死刑的過程,當中著力揭示台灣政府的司法不公,並希望藉此引起公眾對此的關注。另外,大會亦設展覽,提供香港廢除死刑歷史的詳細資訊,以及死囚夏俊峰和鄭性澤個案的資料。來訪者在觀看上述兩套短片後,可以到展覽版得知鄭性澤案件和香港廢死歷史的延伸資訊,我們也希望藉著展覽中國內地死囚夏俊峰的個案,再次喚起大家對此個案的記憶,並讓大家藉此思考死刑牽涉的種種公義問題。

六時開始,活動焦頭將從台下轉移至東角頭及記利佐治街交界的舞台,直至八時半活動結束為止,讓大家與前死囚及長期關注廢除死刑的人士作直接交流。首先,我們會邀請活動嘉賓以即席塗鴉的形式,為活動進行開幕禮,讓節慶添上活力和生氣。接下來,前死囚文錦棠(Mandy)會為大家表演及分享自身經歷。Mandy年少時,因殺警罪而被判死刑,適逢當時的香港開始廢除死刑,才改判終身監禁,最終得到假釋並於1997年重投社會。出獄後他積極進行演講,決志用過來人身份拉走身陷犯罪邊緣的青少年。相比之下,已被處決的美國死囚多米尼克則沒有Mandy那麼幸運。在《給親愛的多米尼克》死囚故事分享環節,大會將讀出他生前與聖艾智德團體通訊的信件,透過多米尼克的信件,我們得見他在獄中脫胎換骨的轉變,並更了解死囚獄中的狀況及他們內心的感受,明白死囚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此外,電影《等候董建華發落》導演邱禮濤與立法會議員梁耀忠亦將應邀進行對談,兩人均是關注人權人士,該電影雖然不是直接與廢死有關,但當中的少年犯的遭遇及影片要叩問的基本人權問題,實在是廢死運動關注議題的一體兩面。最後,大會將邀請一直積極支持廢死的甘浩望神父和音樂人Lenny Kwok上台,帶領大家進行大合唱,完滿結束是次活動。

最後,除了認識死刑外,我們還可以以行動實踐信念。國際特赦組織在當日會設有街站,關注鄭性澤案的朋友,可以在當日到街站得知更多關於死刑及鄭案的資訊,更可身體力行,簽名支持鄭性澤得到公平審訊,反對當局死刑的判決。

上述精彩環節只是整個慶祝活動的部分節目,但不難見到,大會並不希望用教條化的方式向大眾單向地灌輸「廢死就是好」的立場,而是希望藉著以較為貼近大眾生活的方式,跟大家分享廢死的訊息,邀請可能已經遺忘廢死歷史的香港人踏出第一步,認識死刑的基本資料,並進而對議題作出關注。我們相信,活動帶出的廢死訊息並不是甚麼大道理,而只是被遺忘了的常識。

每年一度的節慶,每年一度的演練

其實,我們反覆強調和希望能讓大家在活動中認清的,就只是這麼一個基本事實——雖然香港已經廢除死刑,但環顧四周,死刑其實仍然距離我們只有咫尺之遙。內地每年處決的人數多於全球總和,小販夏俊峰因自衞殺人的疑案被奪去生命;台灣近年恢復執行死刑,堅稱自己無罪的死囚鄭性澤仍在盼望重獲自由的一天;亦有港人在外地被判死刑。我們希望透過是次「中港.講死刑」的主題,讓大家從身邊的人和事出發,關注死刑。也許,這就是在香港慶祝「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所能帶出的一層特殊意義——我們除慶祝香港已廢死外,亦不忘呼籲鄰近地區邁向此一目標,盼望有一天可以一起像慶祝聖誕節那樣,真正以普天同慶的形式歡度此一節日。

但願不久的將來,每年11月30日,全球所有城市都可以真正一同慶祝「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

本年度「世界城市廢除死刑日——中港.講死刑」活動的舉辦團體包括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聖艾智德團體,以及取消死刑聯合委員會,活動亦得到歐洲聯盟駐香港及澳門辦事處全力支持。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