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709大抓捕三周年:人權律師們到哪兒去了?

12 7 月

709大抓捕三周年:人權律師們到哪兒去了?

三年前,中國政府對人權律師和其他活動人士進行前所未有的鎮壓。 時至今日,709打壓仍未告終… …

 

「709事件已經整整三年了,這個事件,突顯了權力的傲慢與任性,揭開了中共『依法治國』的虛偽面紗,使人們認清了它獨裁專制的本質。這個權力不受限制、為所欲為、顢頇狂妄的政權,是那樣的蠻橫、霸道。法律,僅僅成為他們管控、統治人民的工具,卻絲毫維護不了社會正義。三年裡,王全璋律師失蹤已近1070餘天,仍然音訊全無、杳無消息。而為709案件辯護、發聲的江天勇、余文生、李昱函律師又身陷囹圄,709隋牧青、謝燕益、李和平以及我的辯護人文東海等律師被陸續注銷、吊銷證照。中國的律師們為中國的法治付出了他們的血和汗!我相信中國必將走向民主和法治-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麼艱險坎坷!」

-709大抓捕中首位被捕的王宇律師

 

王全璋

在所有被牽涉到這個鎮壓當中的人權律師和其他活動人士裡,王全璋的情況最令人擔憂。他曾代理多起中國政府視為敏感的案件,包括法輪功學員案件。他也曾為多名新公民運動的成員辯護。自從王全璋於2015年8月被帶走,就無法會見律師和家人,没有人知道他被關押在何處、身心情況如何。他的妻子李文足儘管不斷受國保的監控及騷擾,仍然持續向當局追問她丈夫的下落,可是至今還是得不到絲毫有關他的消息。

 

「王全璋失蹤馬上就三周年了,仍然是一點消息都没有,不允許律師會見,我們現在連辦案單位的人都見不到,全璋的處境我們無比擔憂!」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

王全璋與妻兒

 

江天勇

江天勇於2017年11月21日被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及有期徒刑兩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自江天勇被拘押以來,長沙市公安局以「妨礙調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拒絕了律師申請會見。雖然判刑後江天勇能與他的家人會面,但他仍有遭受酷刑虐待的風險。他在美國的妻子金變玲表示在今年五月,江天勇的父親與妹妹前往監獄探視,發現江天勇記憶力嚴重下降,很多家裡基本的事情都要反覆詢問,他擔憂獄方向她丈夫施以不明藥物和酷刑,導致他腦部受損、記憶力衰退。

 

李昱函

李昱函律師是王宇律師被拘押時的其中一位辯護律師。她在2017年11月以「尋釁滋事」罪被捕,並在關押中遭受進一步虐待。她告訴律師,她在洗澡時遭看守所人員潑冷水,由於天氣寒冷,導致她昏迷不醒,幾小時無人照料。仍然被拘押的她有遭受進一步酷刑虐待的風險。

李昱函律師

 

余文生

北京律師余文生於2018年4月19日,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妨礙公務」被徐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警方後來更出示聲稱是余文生所寫的聲明,要求解聘兩名辯護律師,並請妻子不要為他聘請律師。但余文生在被捕之前錄製的片段中,說他絕對不會解聘自己的律師,使警方的說法不攻自破,亦不禁令人擔憂他的狀況。

 

「三年了,有的709律師還没能回家。有的709的辯護律師又失去自由了。我祈禱所有處於困境中追求法治的律師與這些普通的律師家庭都能早日擺脱困境,可以早日家人團聚!輕鬆工作!幸福生活!」

-余文生的妻子許艷

余文生律師

 

另外,即使在這場鎮壓後期獲釋的律師,也陷入各種困境。李和平、隋牧青、文東海及謝燕益等律師相繼遭當局吊銷律師執照。他們不能再以其法律知識為人權被侵犯的受害者爭取公義。但這群中國人權律師並没有因此而失去了希望。

 

「709事件的發生本質上是兩種意志的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與奴役特權意志,709事件的發生以及民間的抗爭喚起了眾生的進一步覺醒。儘管709事件發生三年以來,維穩體制造成了更嚴重、更普遍的人道災難,但是我們對國家的前途命運充滿了信心。」

-謝燕益律師

 

謝燕益律師

 

中國政府對人權律師和其他活動人士進行的鎮壓已經三年了,國際特赦組織繼續要求當局:

  • 立刻無條件釋放王全璋、江天勇及其他因行使自己的言論與集會自由權而被監禁的人權律師與活動人士;
  • 確保王全璋、江天勇及人權律師與活動人士不受酷刑虐待;
  • 停止對人權律師及其家屬的迫害、恐嚇和騷擾。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