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抗疫|抗逆】從疫情看勞工問題:一位調酒師的觀察

15 4 月

【抗疫|抗逆】從疫情看勞工問題:一位調酒師的觀察

【抗疫|抗逆】專題部落-從疫情看人權

新冠病毒肆虐,不僅威脅市民健康,更牽起一連串人權議題——封關,點封先啱?打工仔手停口停,政府抗疫基金真係夠?「You stay at home, I stay at work」,誰來保護醫護權益?劏房戶、無家者可以如何「居家」抗疫?假如政府抗疫措施失宜,民間可以點自救?

抗疫之時莫忘抗逆,【抗疫|抗逆】專題部落乘勢出爐!我們邀請了不同業界在部落平台上分享意見,探討疫情下的不同人權議題,包括基層勞工與住屋問題、醫療措施及醫護權益、難民權益等,再進一步反思政府的施政應如何保障市民的權利,以免在疫情下帶來新的不平等,加深社會上的不公。

疫情蔓延之際,讓我們一同聆聽民間不同的聲音,關心與探索更多人權議題,捍衞人權,繼續爭取公義!

這次我們先請來Ivy Chan – Club71 調酒師、香港調酒師工會執委,從酒吧業界之角度觀察疫情下的勞工問題。


covid-19文/Ivy Chan – Club71 調酒師、香港調酒師工會執委
編/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正當行政長官公布第二輪「抗疫基金」詳情之時,筆者正在店內清潔執拾,即使酒吧被強制關閉多兩星期,仍期望疫情過後,市民恢復消費信心,我們能以最佳的狀態、最清潔衛生的環境,提供最優質的服務。可惜,仔細聆聽一個半小時的記者會,我們還可以對前景抱有期望嗎?

回想疫情在港爆發初時,醫護界要求政府全面封關,以阻止病毒輸入及在社區爆發,我們是十分支持;加上店主曾任職護士,很明白前線醫護人員的壓力,除了加強店內的清潔衛生,也為同事提供口罩及消毒液,我們更嘗試參與罷市一星期,以支持醫護罷工,期望政府會聆聽民意。另一方面,我身為香港調酒師工會執行委員會成員,工會曾發出公開信,除了要求政府採取有效措施阻止疫情擴散,並要求當局發出飲食業界防疫工作指引,協助業界僱主及員工明確清楚如何防疫及保障個人和職場衛生,而由於酒吧業界有較多非華裔從業員,相關指引除中、英文外,亦應該包括其他少數族裔語言;此外,工會亦要求政府訂明疫情持續下保障僱員有足夠防護裝備,以及確保僱主不會把提供防護用品的開支轉價僱員身上,或以此為借口扣減工資。時值農曆新年期間,當時我們仍相信:即使政府不作為,香港人只能靠自己,若然能力許可便多做一點,關顧身邊的弱勢社群、不要盲搶物資、身上多一個口罩便送給有需要的人⋯⋯只要大家互相扶持,總可以撐過疫情。

可惜,事與願違,因為政府的不作為,抗疫圍堵政策失敗,持續輸入隱形病人在社區引發交叉感染個案;與之同時,公眾對疫情愈見憂慮,市面開始蕭條,不少食肆酒吧因為捱不了而結業,仍能勉強撐下去的店舖亦開始裁員、減少兼職員工,盡可能的惰況下,既要保持店舖的衛生,也要計算成本開支,沒有公帑支援租金或工資;裁減人手後,在職的員工要不被效「無薪假」或減薪留職。即使政府在三月初公布首次「抗疫基金」支援業界,可惜,基金公布後不足一個月,食肆酒吧結業裁員消息不絕,不少工會會員未等到政府的援助,已成為失業大軍。

三月下旬,我們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有確診者在曾到訪酒吧,繼而陸續有酒吧從事員被確診,甚至引發多宗交叉感染個案。昔日歌舞昇平、每逢周末假日都人潮擁擁的蘭桂坊變得死寂。與其開門「拍烏蠅」,加上為免同事及顧客被感染,我們和個別酒吧便自發無限期暫停營業,期待疫情緩和之時、市道開始復蘇之日。工會亦明白抗疫的重要性,便向當局提出建議,參考英國或歐洲個別國家做法,強制關閉食肆、酒吧、健身室及娛樂場所,並善用公帑資助受影響僱員的部份工資,把公共資源再分配,援助基層勞工渡過難關,避免出現裁員潮。

可惜,即使業界如何盡力張羅抗疫物資、加強店內消毒,政府仍不肯全面封關,患者不斷增加;結果,在未有諮詢業界及未有提供保障僱員方案的情況下,政府便一聲令下禁止酒吧營業及訂立「禁聚令」,十四天後又十四天強制關閉,並將行業停罷進一步擴展至其他消費行業、個人服務業,彷彿香港變相實施宵禁。即使政府於日前提出預計六月發放資助僱員五成薪金或提供一筆過津貼予指定行業,可惜遠水不救近火,措施只能保企業,但卻無視水深火熱的基層勞工。政府剛公布的第二輸「抗疫基金」援助,對小店支援只是杯水車薪,不少相熟的食肆小店已表明,捱到今個月底便無力撐下去,要無奈結業裁員。

自疫情在港爆發以來,多個勞工團體及工會再次提出訂立「失業保障制度」,而國際勞工組織亦一再強調,每個國家或地方都應備有一個失業福利保障制度,以保障非自願的失業人士。有別於綜合援助,失業援助制度目的是為因裁員或非自願離職的失業人士提供現金津貼,以協助他們應付短期生活開支,好讓他們盡快重投職場;而津貼金額訂定水平以失業前 12 個月的平均月薪八成,或可參考工資中位數八成,最長時間領取六個月津貼。然而,國際勞工組織在 1998 年(亞洲金融危機後)發表研究報告,質疑香港人均生產總值高於國際標準,但卻未有任何形式的失業保障;亞洲金融危機之後,香港人明白何為自求多福。

汲取SARS經驗,香港人提高了抗疫意識,即使政府防疫措施不足,為避免增加前線醫護工作壓力,市民已習慣佩戴口罩、加強個人及環境衛生。綜觀這十幾年來,香港經歷因病毒引致的經濟不穩,市民只能期望政府「特事特辦」:禽流感爆發便殺雞、賠錢給雞販,有豬流感便殺豬,賠錢給豬農;每一次病疫發生,政府只懂以一筆過方式處理被扼殺的行業,商販倘可獲得津助渡過疫情,但沒有失業保障,失業的員工可能要捱幾年才有機會重投勞動市場。

政府聲稱第二輪「抗疫基金」的設定是鼓勵僱主不裁員或重新聘用被裁的員工,但已經或即將結業的小店員工,根本沒有機會五折支薪,即使特首與一眾問責官員未來一年九折支薪,但數十萬打工仔女未來半年仍只得半份工資,失業者更只能領取 $1,060 的「就業支援補助金」及 $2,525 單身人士標準綜合援助金,莫說要買口罩坐車搵工,連交劏房租金也成問題,教人如何共渡時艱?


【閱讀更多有關疫情的人權文章▾】
新冠病毒:疫情下你有的人權
新型冠狀病毒與人權-你要知的七件事
新冠病毒下的敏感詞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