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抗疫|抗逆】疫症雖然不差別衝擊各國,但始終是窮人承擔最多後果

01 5 月

【抗疫|抗逆】疫症雖然不差別衝擊各國,但始終是窮人承擔最多後果

【抗疫|抗逆】專題部落-從疫情看人權

新冠病毒肆虐,不僅威脅市民健康,更牽起一連串人權議題——抗疫之時莫忘抗逆,【抗疫|抗逆】專題部落乘勢出爐!我們邀請了不同業界在部落平台上分享意見,包括探討基層勞工與住屋問題、醫療措施及醫護權益、難民權益等,再進一步反思政府的施政應如何保障市民的權利,以免在疫情下帶來新的不平等,加深社會上的不公。疫情蔓延之際,讓我們一同聆聽民間不同的聲音,關心與探索更多人權議題,捍衞人權,繼續爭取公義!

今期我們請來勞工關注組織清潔成衣運動東亞分部 (Clean Clothes Campaign) 撰文,和大家探討在疫情對全球生產鏈的衝擊,並揭示發展中國家製衣工人所面對的人權問題,包括工作權、勞工權益保障等等。


文/ 楊政賢-清潔成衣運動東亞分部 項目主任、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執委;
Julia Tse-清潔成衣運動東亞分部 實習生

「肺炎殺死我前,我應該會先餓死。」印度一名工人說。

三月底,印度聯邦政府宣佈全國封鎖,航運工業全部停擺。一百多萬個從農村到城市打工的工人頓時失去工作,滯留在距離家鄉幾百公里的城鎮。手頭比較鬆動的民工,趕上了超載的開蓬貨車和鐵路,啟程回到家鄉。趕不上車的,唯有背著大包小包行裝,在公路上步行回家,從高處望下,人龍可以延伸到數公里長。一個月前,他們為全球最大、值15兆港元時裝產業服務。如今,他們一無所有。當地一個工會調查顯示,有超過七成人只剩兩日的食物。因為太多人需要食物援助,志願組織只能進行配給,每人每日只能分到一餐。這不只是印度的情況,在過去一個月,我們監察了保加利亞、斯里蘭卡、印尼、菲律賓、美國、洪多拉斯等地,各地的勞工都面對類似的困境(報告詳情)。

我想探討,在疫情大流行下,窮人的生活是如何被跨國企業弄到失序破碎。

其中一個原因,是全球商品生產鏈遭疫情擾亂。在生產鏈的上游是富裕、購買力強的國家;而下游的就是窮困的生產國。當上游的商品周轉停滯,就必定更影響下游的生產國。

週末香港的彌敦道人流疏落,靠近地鐵站出口那間,原先是家受遊客歡迎的時裝店,經常有客人圍在一起搶購T-Shirt。現在這個丟空了的鋪位,已經被一塊塊白色木板包圍,地產代理在木板上貼出「旺鋪招租」的海報。疫症暴露了我們的經濟有多脆弱,不消兩三個月,失業率已經升到4.2%,香港零售業商會表示,有萬多個從業員已經失業。當上游國家的市民收入減少,加上社交隔離政策,就會影響商品的銷量。當上游市場無法賣出商品,在下游依賴出口的國家,就會面臨毀滅性的經濟危機。

而生產鏈中的不平等操作,亦令下游的生產者處於劣勢。當富裕國家爆發疫情,大量商店暫停營業。跨國品牌如Gap、Under Armour、ASOS、Primark等,為了節省成本,紛紛向廠商取消訂單,亦拒絕為已經造好、等待運送的貨品埋單。部份品牌亦會要求廠商打折扣,付出比原定合約低的價錢。更令人驚訝是,法律上的灰色地帶竟容許這些不負責任的行為。廠商為了保住疫情過後的訂單,通常都屈服於客戶不平等的要求。疫情造成的損失,就由上游富裕國家,轉嫁在下游的窮人身上。

美國勞工組織Workers Rights Consortium觀察到,有大量國際時裝品牌仍未承諾會付清已下訂的訂單。

保守估計,孟加拉有一百萬名製衣工人失去工作。作為世界第二大服裝生產基地,孟加拉紡織產業佔出口總額逾百分之七十。跨國品牌取消訂單後,隨即導致大量工廠因週轉不靈倒閉。就算勉強撐住的廠商,也用各種方法,例如放無薪假、拖欠薪金、辭退一部份工人等方法節流。上星期,逾兩萬名工人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向僱主施壓,立即發放三月的工資。美國週刊The Nation的記者問道:「遊行示威人多擠迫,工人走上街頭,不怕受到感染嗎?」當地工會領袖Kalpona說:「反正領不到工資,都是死路一條。」

只要一個月領不到工資,工人就會墮入飢餓和死亡。我們聽起來,可能會覺得有點誇張,這卻是基層工人每天面臨的恐懼。一個孟加拉製衣工人月薪是750港元、越南是1300港元,而最高的土耳其,也不過是2600港元。這仍未反映打零散工、非合約制工人的薪酬水平。事實是,很多基層工人都需要日做十二、十四個小時,甚至是身兼兩職,才足以應付生活所需;更遑論有餘錢儲蓄,以防不時之需。

富裕國家的政府或有較好的社會保障制度,在經濟危機時向市民提供補助。至於窮國,撇除權貴不願施援手的因素外,它們根本沒有經濟實力去獨自解決國民的生計問題。為了吸引外資,窮國很多時都提供稅務優惠,甚至免去僱主為工人提供福利保障、基本工資的責任,來提高國家的競爭力。

聯合國糧食計劃署上星期公佈,全世界多了一倍,共2億5千萬人,因疫情而陷入飢餓。而部份生產國政府已宣佈會盡快復工穩定經濟,即管它們仍未解決口罩及防護裝備短缺的問題。這裏衍生另一個問題——如果全球有一半國家都無法進行社交隔離,又無公共衛生資源去防範疫症傳播,那麼,武漢肺炎最終都只會通過生產鏈、訪問及移民工傳播,造成第三、四、五波疫情,無人可以獨善其身。

我無法估計,疫情奪去多少窮人的性命。但我可以肯定,若我們沒有汲取教訓,改變生產鏈中的不平等、要求企業給予公平的工資待遇、對窮國承擔足夠的社會責任,這不會是最後一次全球危機。


【抗疫|抗逆】專題系列
【在港難民於 2019 新冠病毒蔓延時】
【從疫情看勞工問題:一位調酒師的觀察】

更多有關疫情人權的文章
【新冠病毒:疫情下你有的人權】
【新型冠狀病毒與人權-你要知的七件事】
【新冠病毒下的敏感詞】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