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抗疫|抗逆】疫情下基層生活艱難 流落街頭成最後選擇

12 5 月

【抗疫|抗逆】疫情下基層生活艱難 流落街頭成最後選擇

【抗疫|抗逆】專題部落-從疫情看人權

新冠病毒肆虐,不僅威脅市民健康,更牽起一連串人權議題——抗疫之時莫忘抗逆,【抗疫|抗逆】專題部落乘勢出爐!我們邀請了不同業界在部落平台上分享意見,包括探討基層勞工與住屋問題、醫療措施及醫護權益、難民權益等,再進一步反思政府的施政應如何保障市民的權利,以免在疫情下帶來新的不平等,加深社會上的不公。疫情蔓延之際,讓我們一同聆聽民間不同的聲音,關心與探索更多人權議題,捍衞人權,繼續爭取公義!

誠如聯合國適足住房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萊拉尼·法哈(Leilani Farha)所言,住屋問題已成為抵禦新冠肺炎、生死攸關的第一道防線。今期我們請來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的朱詠妍撰文,和大家探討在疫情對基層市民生活的衝擊,以及他們所面對的人權問題,包括住屋權、工作權等等。關注基層住屋聯席於2010年中成立,由多區不同民間團體和街坊組織組成,包括土瓜灣、太子、深水埗、大角咀、葵涌、屯門、油麻地等地區,旨在捍衛基層市民的住屋權利,讓市民能在一處安全、和平,以及有尊嚴的居所。


文/ 朱詠妍—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在疫情底下,基層市民可算是首當其衝、最受到影響的一群人。疫情爆發前,在香港生活的支出之高,已對基層市民而言不容易。疫情至今,基層市民承受著更加巨大的身心壓力,尤其是要面對沉重的經濟壓力與生計問題,然而驟眼可見,政府推出的支援都是針對大財團或是商家的需要,對基層市民的援助可謂微乎其微,令他們生活甚艱苦。

疫情由一月開始加劇,由於店舖經營困難或面臨結業,很多基層街坊都被僱主通知未來將會裁減人手。在香港,房屋支出基本上已佔一般市民日常支出的一半,甚至更多;假如被僱主要求無薪假或被解僱,失去穩定收入的基層市民根本難以負責高昂的租金,而只能依靠之前的積蓄來繳租,甚至付不起租金而被業主要求搬遷。疫情至今,我們已經收到超過百多位街坊表示,受疫情影響,他們收入極不穩定,手上的儲蓄只夠交這個月或下個月的租金,接下來需要向家人、朋友借錢才能負擔,更有街坊表示有可能要露宿街頭。面對這些困境,基層市民無一不感到無助,情況令人非常擔心。

我們最感無奈的是,當有不少商場、發展商亦表示會減租以與租戶共度時艱,但很多租住劏房的街坊卻表示業主拒絕減租,更有指業主將在未來繼續加租。我們非常費解,何以劏房的租金水平竟完全不受疫情任何影響。

針對基層面對的住屋問題,我們認為政府在此時更有責任雙管齊下地實行緊急援助措施。一則,盡快落實租務管制,不要再停留在研究階段。房屋支出一直是普遍香港市民最大的支出,在疫情底下更顯租務管制的重要性,以更有效地監管私人租戶(如劏房)的租金水平。二則,政府應推出租金津貼予更多有需要的基層。現時的抗疫支援措施只為房委會及房協公屋單位較低收入租戶代繳1個月租金,但其他基層的住屋需求則未被保障。

此外,現時政府所提供的失業或無薪假支援可說是近乎零,即使有亦不符基層的真實需要。現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先前指會考慮放寬綜援資格,但現實中很多街坊也不會申請綜援。第一,不少基層現時需要過渡性的短期支援以解決燃眉之急,尤其是房屋支出,他們希望疫情爆發期只是短暫,緩和後可以繼續工作,因此事前與事後需要完成很多繁複的手續以確保自己符合申請資格。第二,現時香港申請綜援者經常被標籤,很多時候會被認為是懶人、不努力等,礙於社會目光,很多基層市民也非常抗拒去申請社會保障。因此,羅致光所指的放寬綜援資格其實不符基層真實的需求。

 

撇開以上經濟壓力、住屋權的威脅,有不少的劏房照顧者,尤其是媽媽,也就著心理健康與家庭關係問題向我們求助。從2月3日起,全港學校因疫情而停課至今已達兩個月以上,隨著疫情越來越嚴峻,小孩並不能外出遊玩,因此小孩和媽媽基本上是二十四小時共處一室,媽媽需要全日馬不停蹄地「身兼多職」,既要兼顧家務,又要照顧孩子,同時亦要督促孩子學習。有家長表示:「之前我個仔會返學,我都唔係成日見到佢,而家廿四小時都對住,我哋兩個(兒子和她)都就嚟癲。」不少媽媽都表示這段日子非常難捱,親子關係變差。

常見狀況如,媽媽為了專心打理家務而把手機給孩子玩,或開電視讓孩子觀看,但同時又會擔心小孩沉迷玩樂而耽誤學業,因而感到非常煩躁,有不少媽媽表示自己忍不住向孩子大喊,引來吵架,影響親子關係。這些照顧孩子的壓力令不少家長向我們落淚求助。

基於生活空間太狹小,基層劏房家庭所面對的家庭壓力則更大。一般家庭中也有幾個房間,為防止更激烈的磨擦時可以躲進自己房間,以避開與家人的接觸、緩和衝突。但劏房戶則無法為之。大部分劏房只有不足100尺,基本上沒有房間,家庭成員亦沒有私人歇息空間,所有成員的一舉一動也會被看見。近期加上對疫情的擔心、生計等壓力,家中磨擦加劇,有恐令不少市民連在家中也無法安心下來,影響身心靈健康。

本聯席和其他關注房屋團體都經常要求香港盡快設立更提供適足的住屋機會與措施,保障市民的住屋權。住屋權利並不只是指「有瓦遮頭」而已,更是指每個人及家庭均應有權利在可承擔能力下獲得一處安全、和平,以及有尊嚴的居所,而不受其年齡、經濟地位、階級或者是其他因素影響。然而令人失望的是,香港政府從來未曾以保障市民適足住屋權的前提去制定房屋政策,而是推行「補鑊式」的政策,單憑「住屋增加單位數量」來搪塞市民的需求,無法真正保障市民的人權。情況假如持續下去,相信最終只會有越來越多人不敵壓力,被迫露宿街頭。


【抗疫|抗逆】專題系列
【抗疫|抗逆】被剝奪的醫護勞工權益-從罷工到勞工保障
【疫症雖然不差別衝擊各國,但始終是窮人承擔最多後果】
【在港難民於 2019 新冠病毒蔓延時】
【從疫情看勞工問題:一位調酒師的觀察】

更多有關疫情人權的文章
【新冠病毒:疫情下你有的人權】
【新型冠狀病毒與人權-你要知的七件事】
【新冠病毒下的敏感詞】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