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抗疫|抗逆】被剝奪的醫護勞工權益-從罷工到勞工保障

05 5 月

【抗疫|抗逆】被剝奪的醫護勞工權益-從罷工到勞工保障

【抗疫|抗逆】專題部落-從疫情看人權

新冠病毒肆虐,不僅威脅市民健康,更牽起一連串人權議題——抗疫之時莫忘抗逆,【抗疫|抗逆】專題部落乘勢出爐!我們邀請了不同業界在部落平台上分享意見,包括探討基層勞工與住屋問題、醫療措施及醫護權益、難民權益等,再進一步反思政府的施政應如何保障市民的權利,以免在疫情下帶來新的不平等,加深社會上的不公。疫情蔓延之際,讓我們一同聆聽民間不同的聲音,關心與探索更多人權議題,捍衞人權,繼續爭取公義!

對抗新冠肺炎,醫護站在最前線,然而他們的權益又有被適當保障嗎?早前醫護人員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召集了一連數天的罷工行動,事後卻恐被政治清算,顯示出本港參與工會及罷工之權利未得到保障。此外,有關當局未能確保醫護有足夠防護裝備出勤,使醫護人員、病人、其他市民面臨安全健康之威脅。今期我們請來「醫管局員工陣線」撰文,以前線醫護人員的角度切入探討在新冠肺炎下可見的勞工權益問題,同時反思當局應當如何實行相關勞工保障措施。


文/ 醫管局員工陣線

 

香港的勞工權益一直為人詬病,在2018年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香港雖在一百四十個經濟體之中排名第七,但「勞工權益」一項卻拿了零分。[1] 香港人普遍工時過長,法定假期遠遠落後其他先進地方,而且香港的勞工法例未規定集體談判權及任何與工會協商的形式,向來被指向商家傾斜的政府從沒正面處理相關問題,勞工權益一直受忽視、未被保障。隨著武漢肺炎在香港爆發,各項勞工權益在醫療界別同時浮面。本文將探討醫護人員參與工會及罷工之權利與自由,以及職業安全及健康的議題。 

 

罷工權利:道德勒索

《基本法》第27條列明香港居民有罷工的權利和自由,聯合國大會通過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第22條及本地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8條也列明工會活動應受保護。香港《僱傭條例》第21B條亦列明僱主若阻止或阻嚇僱員參加職工會活動(包括罷工等工業行動),即屬違法。

然而,政府無視罷工之法理基礎,發動各式各樣的宣傳機器,倒果為因,抹黑罷工醫護為「害群之馬」,[2] 罷工只因貪生怕死,出於私利以「極端手段」威逼政府和醫管局,影響病人權益。[3] 罷工無可避免會影響公立醫院服務,但責任在於政府;醫護只是出於擔心醫療系統不勝負荷,冀望透過基本法賦予的罷工權利爭取全面封關,以防止武漢肺炎在香港進一步擴散。如果政府真的為市民著想,醫護還有甚麼理由忍痛放下病人,同時賭上自己前途而罷工呢?

是次罷工雖暫告一段落,但政府從沒回應醫護訴求;醫管局人事部更向參與罷工的過八千名員工發信,表示會核對員工「缺勤」紀錄作出跟進,不排除向員工追究。[4] 即使罷工是香港市民基本權利,醫管局卻從未向罷工醫護承諾不作秋後算帳;而且《僱傭條例》第21B條只保障僱員在「適當時間」參加職工會活動的權利,即僱員只可在工作以外時間罷工,或在僱主同意下參與罷工,正正反映罷工的權利和自由在香港根本名存實亡。除非修改《僱傭條例》或另行制訂罷工法,否則香港的勞工保障只會遙遙無期。[5]

 

 

職業安全及健康:防護裝備供應不足

在本地法律《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第6條,甚至國際層面之《職業安全和衛生及工作環境公約》(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Convention (No. 155))下,作為僱主的醫管局有法定責任為其僱員提供足夠之個人防護裝備(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PPE),以確保前線醫護的安全及健康。國際勞工組織之《針對護理人員之建議》(Nursing Personnel Recommendation (No. 157))亦建議即使職業風險難以避免,政府亦應採取適當措施將這些風險降至最低,包括向護理人員提供防護設備、縮短工作時間、。

然而,香港政府及醫管局卻跟國際標準「唱反調」。根據醫管局指引,員工接觸武漢肺炎確診及懷疑個案時應穿戴合適個人防護裝備,包括面罩或護目鏡、頭套、N95口罩、手套及保護衣,而醫管局提供的個人防護裝備只供單次使用,絕不應重用。不過實際上,醫護需要穿同一件保護衣去接觸不同病人的情況屢見不鮮,縱然此做法有機會將病毒帶到不同病人身上。另外,前線醫護也有收到指示需要重用N95口罩、面罩及眼罩,甚至要與幾位同事共用一個面罩。於消毒及儲存使用過之個人防護裝備的過程中,可能把病毒帶到週遭環境,而重新使用之裝備的保護能力也必定較低。即使醫管局回應傳媒時聲稱個人防護裝備只作一次性使用,對員工保障足夠,但是病房內的裝備早被收起,當前線同事因照顧病人而需要拿取時,上司卻諸多留難,同事無力反抗,被迫「好心」重用裝備。[6]

醫管局採購個人防護裝備及口罩不力令前線醫護暴露於危險之中,而政府資源錯配問題亦令前線醫護面對嚴峻的情況。雖然醫管局不屬於政府部門,但卻照顧全港近九成住院病人,而且全部武漢肺炎懷疑及確診個案也會被送到公立醫院治理,政府實在是責無旁貸。不過,政府並未向醫管局伸出任何實際援手,尤其在個人防護裝備方面,即使醫管局明確表示有採購困難,政府亦無任何回應。相反,極少接觸病人的警員卻可使用連帽全身保護衣,比醫護人員使用的保護衣規格更高,每日亦有充足甚至過剩而流出市面之CSI口罩供應。再者,政府在一片反對聲下寧願花費大量公帑為警察添置武器,亦不願積極協助醫管局搜購個人防護裝備,以保障醫護人員與公眾之安全。在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政府建議向醫護人員豁免三年註冊登記費,難道政府以為此等小恩小惠,就等於完成其抗疫的責任與工作?

由此可見,醫管局及政府根本無法保障醫護人員職業安全及健康;根據歐美國家的例子,前線醫護人員在缺乏足夠裝備之情況下極容易受感染。[7] 他們更要繼續接觸其他病人,對公共衛生造成極大威脅。現實種種政策、措施證明政府無心抗疫,更枉論改善醫護所面對之勞工權益問題。大部分醫護在照顧武漢肺炎患者期間,為免因自己染病而感染家人,會到家外另覓地方獨自暫住,而他們只能夠在裝備不足、沒有後援的情況下硬著頭皮打仗,承受莫大的壓力。

 

僱員補償:武漢肺炎未被納入「職業病」

面對高傳播風險的武漢肺炎,當局未能為醫護人員提供足夠保護裝備,萬一醫護確診,還需要設法證明自己是因工染病,方可根據《僱員補償條例》獲得賠償。不但舉證相當困難,染病醫護更需要花大量時間和心神,處理繁複的法律程序,以及負擔巨額訟費,構成殘酷的二次傷害。如果將武漢肺炎列入《僱員補償條例》附表2中「可獲補償的職業病」,可減省受感染醫護追討的手續,亦是政府能為醫護人員補救的措施之一。

疫情至今,香港社會人心惶惶,加上政府以緊急法之名強加於市民的限制,造成百業蕭條的局面。武漢肺炎除了反映政府對醫護界的勞工保障薄弱,也突出了其對其他業界以至整個社會勞工權益的漠視。繼續「自救」之餘,也許我們還要更努力探索,如何令政府正視香港的勞工權益。


參考資料

[1] 未來城市:香港勞工權益 真係零分?(明報)2018-10-21 

[2] 斥罷工醫護「害群之馬」 林鄭明言算賬 :不應留醫院工作 (蘋果日報) 2020-02-22

[3] 談判破裂 醫護陣線第二波罷工(星島日報) 2020-02-24

[4] 醫管局向罷工職員發信稱會作出跟進行動(Now新聞)2020-02-26 

[5] 國際特赦組織案:聯合國《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經社文公約)表明,政府「應制定、執行和定期檢查協調的國家政策,盡量減少職業事故和疾病的危險,並在職業安全和衛生服務方面制定協調的國家政策。」此公約雖適用於香港,但公約條文仍未全部納入香港本地法例之中。經社文委員會於2014年的審議結論中,對工人爭取權益所受的保障不足表示關注:「儘管罷工權得到承認,但因參與罷工而被辭退的職工會成員不能復職,只能索賠。委員會感到遺憾的是,香港尚未通過關於集體談判的立法。」

[6] 工會指瑪嘉烈 10 人輪流共用面罩(立場新聞)2020-03-12

[7] 英NHS員工接受檢測三分一確診 反映醫護防護裝備不足(蘋果日報)2020-04-15


【抗疫|抗逆】專題系列
【疫症雖然不差別衝擊各國,但始終是窮人承擔最多後果】
【在港難民於 2019 新冠病毒蔓延時】
【從疫情看勞工問題:一位調酒師的觀察】

更多有關疫情人權的文章
【新冠病毒:疫情下你有的人權】
【新型冠狀病毒與人權-你要知的七件事】
【新冠病毒下的敏感詞】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