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抗疫|抗逆】防疫以外的性工作者 — 防危、防盜、抵污名

14 5 月

【抗疫|抗逆】防疫以外的性工作者 — 防危、防盜、抵污名

【抗疫|抗逆】專題部落-從疫情看人權

新冠病毒肆虐,不僅威脅市民健康,更牽起一連串人權議題——抗疫之時莫忘抗逆,【抗疫|抗逆】專題部落乘勢出爐!我們邀請了不同業界在部落平台上分享意見,包括探討基層勞工與住屋問題、醫療措施及醫護權益、難民權益等,再進一步反思政府的施政應如何保障市民的權利,以免在疫情下帶來新的不平等,加深社會上的不公。疫情蔓延之際,讓我們一同聆聽民間不同的聲音,關心與探索更多人權議題,捍衞人權,繼續爭取公義!

疫情爆發後,各行各業都面對沉重打擊,包括性工作者,他們除了經濟壓力外,更需承受大眾的不理解與歧視。今期我們請來青鳥撰文,探討疫情下性工作者正面對的人權問題,包括勞工權益未被保障、被社會污名化等。青鳥是一個成立於1993年之註冊慈善團體,致力推動社會融和,協助與支援在香港從事性服務業的婦女,使她們能獲得平等對待,實踐所有法律及健康權利。


「戴口罩」、「勤洗手」、「注意個人與環境衛生」、「保持社交距離」……在性工作者的工作世界裡,這只是不可能完全落實的理想。

香港疫情初發正值農曆新年,不少姊妹都回了鄉過年,眼見疫情越發嚴重,學校復課日期一再延遲,有人選擇留在原地等待疫情緩和,有人選擇回港居家檢疫。經濟上負擔得了的,都盡量停工留家,省吃儉用過活,因深知工作性質免不了與他人密切的身體接觸,害怕一旦感染,不單令自己健康受損,亦會影響家人。

二月期間,原來繁忙的街頭只見少數姊妹的身影,捱不住「手停口停」的姊妹只能冒險開工,維持生計。當時市面口罩供應緊拙,政府就此亦毫無動作,部分迫不得已「裸顏」示人的姊妹無奈得承受比平日更嚴苛的目光。我們盡力張羅的口罩或能略解燃眉之急,卻阻擋不了傳媒的繪形繪聲與他人的肆意批評,旁觀者著眼的是他們工作時做不到「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所構成的感染風險,卻看不到他們同樣憂慮、恐懼,只能更拼命毫不鬆懈地「勤洗手」與「注意個人與環境衛生」。

 

covid-19-blog-sexworkers

 

疫情持續,娛樂與按摩場所陸續被勒令暫時停止營業,不論是自僱或以拆賬或其他形式受僱於場所的性工作者都難免被停工。她們失去收入,卻又不大能受惠於政府的防疫抗疫基金措施。(受僱的工資補貼只落僱主口袋,自僱的大概沒幾人能抵住污名敢以自僱性工作者身份作強積金供款。)部份一樓一和街頭性工作者但求不至白蝕租金,繼續在僅有的空間内掙扎求存,本已為疫情提心吊膽,卻又要冒著被劫的風險。早前就有賊人戴着口罩和手套假扮客人,用紙巾塞口綑綁、刀架臉頰,威脅說「你嘈就殺咗你」,結果掠去一位一樓一姊妹用作交租的款項和手機。諷刺的是,為防備可疑人士,過往性工作者根本不會開門予戴口罩的人,但在疫情下,戴口罩成了一個「負責任」的動作,卻被利用為傷害的掩護,成了具殺傷力的「幫兇」。

防疫之餘,性工作者尚要一如既往防危、防盜,要捱過市道淡靜,要抵住「播毒者」污名,她們精神狀態之緊張與焦慮實在不難想像。疫情終結與市道復甦不全由你我,但在此之前,看得見性工作者的困難掙扎與需要,不致二話不說將他們定義為「自私的抗疫絆腳石」,已是莫大的幫忙。


【抗疫|抗逆】專題系列▾

【疫情下基層生活艱難 流落街頭成最後選擇】
【被剝奪的醫護勞工權益-從罷工到勞工保障】
【疫症雖然不差別衝擊各國,但始終是窮人承擔最多後果】
【在港難民於 2019 新冠病毒蔓延時】
【從疫情看勞工問題:一位調酒師的觀察】

更多有關疫情人權的文章
【新冠病毒:疫情下你有的人權】
【新型冠狀病毒與人權-你要知的七件事】
【新冠病毒下的敏感詞】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