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球場上的女仔和鋼管上的男仔——運動的性別定型

05 11 月

球場上的女仔和鋼管上的男仔——運動的性別定型

 

看到題目,你首先會想到啦啦隊,還是,呃,其他意義上的鋼管?但其實,沒有一種運動是某一性別的專利。今次我們邀得業餘女足球員阿馬和男鋼管舞者Narlton分享他們如何打破性別定型,堅持做自己喜歡的運動。

 

女生的足球場

 

自從小時候看見哥哥歡快地在球場上馳騁的樣子後,阿馬就在小學四年級那時參加暑期訓練班,就此開始了足球之路。即便現在有正職在身,閒時仍然會去練球。爸爸曾經很反對阿馬踢足球,認為女孩子這樣很粗魯。不過她認為「點解哥哥做得,我唔做得?」因此對爸爸的微言不予理會。

女性身為球場上的小眾,面對的難題還有更多。長大後,阿馬開始跟聯賽隊練習,也會落街場。有男生十分欣賞這位足球女將;也有人覺得女生實力不夠,或覺得與異性比賽有肢體接觸會阻手阻腳。會考之後,阿馬成為男校女生,本以為多了球場上的夥伴,卻在球場上遭受男教練嫌棄。在街場上也會聽到「有女喎,唔踢啦」的言論。不想打擾朋友的興致,她只好自己離去。

「我去過瑞典training,其實男女一齊打波都好平常。」她說足球這類contact sport(接觸運動)會有身體碰撞當然正常,只要不是故意,其實她也不會介意。香港運動界裏對性別的二元分割,顯然有點落伍。

 

HR Magazine 28

 

屬於男生的鋼管舞

 

與阿馬相反,Narlton的鋼管舞之路,性別定型的阻礙相對較少。Narlton說沒有人歧視他跳鋼管舞。原來,他一開始不知道鋼管舞是strip club常見的表演,只是偶然在人生的低潮之際在Youtube 看了一對俄羅斯女孩的表演,有經歷過體操訓練的他就好奇一試,從此與鋼管舞結下不解良緣,並走出低潮期。時至今日,他已成為第一個代表香港參加國際比賽的男鋼管舞者。

Narlton認為鋼管舞是有力量、好型、好勁的一件事。鋼管舞有很多形式,有些是性感的。而他著重的則是其中融合現代舞及個人力量的表現。

來自傳統家庭,家人多多少少也會有閒言閒語。「你係唔係做『鴨』呀?點解要除曬衫跳?」但Narlton認定鋼管舞是自己認真投放心血的事業,認真做自己的事,沒把他人的意見放在心上。現在擁有自己的studio,成為老師,家人亦被他幾年來認真的態度感染,沒有再質疑他,更會支持他,觀看他的表演。「不過當然唔會畀佢地睇到我係咁磨條柱啲片啦。」看來,還是有些顧忌。

 

運動是我熱愛的事!

 

雖然在性別上,他們都是各運動範疇裏的「小眾」,然而他們也熱愛並全力投入那項運動之中。運動是人人都該享有的平等權利,甚麼時候我們才能擺脫一切侷促的定型,欣賞每一個運動員的努力?

 

(文章刊於第28期《人權》雜誌,頁 12-13。詳請按此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