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運動背後——成衣工人的悲歌  

16 1 月

運動背後——成衣工人的悲歌  

2020年東京奧運將至,你又有否留意到「世界盛事」中隱藏著發展中國家工人的悲慘世界?

 

「清潔成衣運動東亞支部連線」(下稱「清潔成衣運動」)成立於2016年,一直關注東亞地區成衣業與運動服飾產業工人的權益和勞動環境。緊急呼籲及倡導統籌楊政賢指出,亞洲區成衣產業的人權狀況一直為人詬病,在東南亞各地大規模設廠的大型品牌如Adidas,H&M 等都未有落實為工人提供足夠生活工資的政策。因此,「清潔成衣運動」希望趁奧運的時機,將成衣與運動服飾產業工人的人權困境帶進公眾視線,向大型國際品牌施壓之餘,亦動員社會各界關注製衣工人的處境。

奧運之所以能夠舉辦,有賴贊助商的金錢支持。楊政賢指出,財力雄厚的奧運贊助商沒有把工人權益看在眼內,例如在成衣工業發展蓬勃的緬甸,工人每日平均薪酬只有3.15美元;即使工人受到最低工資法例保障,但最低工資卻遠遠未能滿足生活所需。另一方面,由於政府沒有投訴機制去保障勞工權益,工人組織工會遇到困難重重,更有人因嘗試成立工會而被廠方解僱,凸顯政府在機制上的缺陷助長成衣品牌長期剝削工人。而這些工廠往往是大型品牌的外判生產商,被發現有問題時,大型品牌可以輕鬆地與之「割蓆」解決,但其實勞工權益一直未被正視。

 

HR Magazine 28

 

連結工人和消費者力量抗爭

 

因此,「清潔成衣運動」聯合多方力量,包括在地工會、外地消費市場的消費者和國際品牌總部所在的國家,向大型運動時裝品牌施壓,促成品牌與工會簽訂具法律效力的工人權益協議,以及負起監管外判商的責任。

如何構成這些「壓力」呢?「清潔成衣運動」除了直接點名批評漠視勞工權益的品牌,例如在店舖前示威、在社交媒體上發起聯署等,亦會向發達國家政府施壓。楊政賢解釋,向發達國家進行遊說有顯著成效,因為世界上眾多大型運動時裝品牌的總部均設於發達國家,它們相對完善的法制有效打擊企業剝削工人的狀況。

 

HR Magazine 28

 

譬如法國早前通過法例,立法規管大型企業在海外進行投資和採購時必須進行人權評估,確保海外的工廠會保護勞工權益;海外人士可以在法國本土向違法者提出訴訟。此法例是保護工人權益的重要里程碑,「過往不少工會希望透過法律途徑向品牌追討,卻因為品牌所處的國家法院不接受外國人或團體起訴,所以申訴無門。」 楊政賢希望類似法例能推廣到其他國家。

 

(文章刊於第28期《人權》雜誌,頁 10-11。詳請按此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