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運動,讓被遺忘的被看見——𥌓光足球隊

16 1 月

運動,讓被遺忘的被看見——𥌓光足球隊

無家者在社會上往往是被社會遺忘的一群;不,有時會有人記住的,認為是公共衞生問題,然後故意要去驅趕,甚至修整他們原有居住的空間,總之令他們「不要出現在社區」。其實,無家者和你我一樣,都是人,是人人生而平等的人。

「無家者世界盃」令無家者從此被看得見,亦可協助無家者建立信心和力量去面對生活的挑戰。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 (阿東)可說是香港無家者足球的先驅。他在 20年前開展露宿者的服務,覺得只是派物資的話,受助者只能處於被動的角色。2004年他看新聞發現在外國有「無家者世界盃」,便產生狂想,組成「𥌓光足球隊」去歐洲參賽的,希望為無家者充權。

 

HR Magazine 28

 

可是,一群平日被遺忘的無家者去組隊當然有難度,經費首先是一大難關:「果時去搵贊助,人哋話,我地只係贊助青少年,18歲以下。我望下自己隊波,平均年齡40歲,有個仲要成五張。」無家者在商業遊戲中沒有「亮點」,自然難覓贊助,連政府禮賓部都差點不容他們在隊衣上印區徽代表香港出賽,認為「香港本身已有一隊足球隊,容易混淆。」

靠著一份堅持,去找資金,去力勸無家者入隊,堅持「即使犯法(用區徽)」都要帶無家者代表香港去蘇格蘭出賽。最後他的堅持令無家者被人看見,今時今日香港的無家者足球漸具規模,每年派員參加世界級的「無家者世界盃」。

「隊員會因為自己有機會代表香港而感動,佢哋以往可能被視為無用,無得救,但如今都可以有機會為香港出力。」就是這份認同感,讓隊員重新認識自己的價值。

𥌓光成立初期,隊員以露宿者為主,後來加入更多因不同原因而有家歸不得的人士,包括需入戒毒所或輔導中心的青少年。例如曾在毒海浮沉7年的胡仲文,他原本住在戒毒宿舍,2011年被推薦參加無家者世界盃,結果順利通過選拔出戰法國,回港後加入𥌓光,漸漸從運動中建立自信:「以前一有困難很容易就放棄,所以才去吸毒;但開始踢波後,我學會堅持,去克服困難。」之後,仲文堅持進修,現在已成為一位註冊社工;今年更成為本港無家者足球隊領隊,領軍出戰在威爾斯舉辦的無家者世界盃。

被標籤上「無家者」的身分,有否受到歧視?「其實踢波時,很少會有人憑背景而判斷他人,只會用球場上所見的判斷。」仲文指出,態度和球品才是關鍵。

前人的堅持創造了一個平等的運動環境,令後人可以在平等的環境下透過運動,讓自己從「被遺忘的一群」中被看見,從而建立自信。

 

HR Magazine 28

 

**社協與和富社會企業,近年組成香港街頭足球有限公司,繼續推動每年在港舉辦無家者足球隊

***仲文希望在此多謝尹啟賢 

 

(文章刊於第28期《人權》雜誌,頁 8-9。詳請按此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