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廢除死刑

廢除死刑

國際特赦組織反對任何情況下的死刑,沒有例外

死刑是對人權的終極否定。這是國家對人類有預謀及冷血的殺害。這是以正義之名而作出的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

死刑有違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中所宣布之生命權。

國際特赦組織反對任何情況下的死刑,沒有例外,無論犯罪的性質為何、加害者的人格特質為何、或處死的方式為何。死刑違反生存權,是殘忍、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懲罰。

國際間的合作

國際特赦組織大規模地反對死刑,包括在個別國家開展工作,以及與公民社會合作。我們是「反對死刑世界聯盟」(WCADP)之創會會員,此聯盟連結超過70個人權組織、律師公會、工會、地區或區域性政府組織,攜手努力倡導一個無死刑的世界。

國際特赦組織協調「亞洲反死刑網絡」(ADPAN)。該網絡於2006年成立,成員包括澳洲、香港、印度、印度尼西亞、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蒙古、巴基斯坦、巴布亞新幾內亞、新加坡、台灣和泰國的律師、國會議員、及活躍人士。

國際法上明確禁止使用死刑的情況之一,是關於少年罪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6條第5項規定:「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不得判處死刑;懷胎婦女被判死刑,不得執行其刑。」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曾指出,禁止處決兒童的規則已具習慣國際法地位,因此《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締約國不得對此條文予以保留。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37(a)條也明定:「不得對十八歲以下之罪犯判以死刑,或不可能獲得釋放之無期徒刑。」

即使處決少年犯違反了國際法,但仍存在於不同國家中。多年來,國際特赦組織均記錄了伊朗處決少年犯的個案。 而在沙特亞拉伯,一名被官方稱為「少年」的人犯被處決。三名年輕男子在毛里塔尼亞因其未滿18歲前所犯之罪被判處死刑,但上訴後被改判十二年有期徒刑。兩名蘇丹少年犯證實被宣判死刑。在也門,四名極可能在未滿18歲前犯罪的死刑犯,即將面臨被執行死刑的威脅。事實上,如果沒有出生證書等明確的證據,人犯的實際年齡經常產生爭議。國際特赦組織持續關注那些在尼日利亞、沙特亞拉伯和也門仍然被囚、犯罪時還是少年的死刑犯。

依照國際法的規定,死刑只能用來懲罰「最嚴重的罪行」。但許多保留死刑的國家持續在不符合此條件的案例中,判處並執行死刑。《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6條第2項中規定的「最嚴重的罪行」,一般是指致命的或後果極端嚴重的罪行。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表示:「『最嚴重的罪行』這個詞的意義必須嚴格限定,它意味著死刑應當是十分特殊的措施。」

「最嚴重的罪行」的定義隨著時間的演進逐漸受限。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在1984年無異議通過的《關於保護死刑犯的權利的保障措施》中指出:「只有最嚴重的罪行可判處死刑,應理解為死刑的範圍只限於對蓄意而結果為害命或其他極端嚴重後果的罪行」。

人權委員會已詳細說明某些犯罪類型不應判處死刑,包括非暴力的金融犯罪、非暴力的宗教實踐或良知表達、以及「成人間同意之性行為」;並且在2005年提出廢除「強制性死刑」的要求。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已經指出,下列犯罪不能歸類於「最嚴重的罪行」:經濟犯罪(包括挪用公款)、毒品相關犯罪、政治犯罪、強盜、未致人於死的擄人勒贖、「叛教、同性性行為累犯、不正當性行為…及加重竊盜」。此外,針對死刑被用在各種涉及國家安全或政治爭議、缺乏明確與客觀定義的犯罪,委員會也表示關切。

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問題特別報告員曾表示,死刑不應用於經濟及毒品犯罪,死刑使用的限制應包括「禁止適用於所謂『無受害人』(victimless)的犯罪──例如叛國、間諜及其他被模糊定義為『危害國家』、『不忠誠』的犯罪」,以及「與主流道德價值相悖的犯罪,例如通姦、賣淫及與性傾向相關的行為。」

在2011年內,持續有人因不涉及意圖殺人而造成生命損失的罪行被判決或執行死刑,那些罪行未達到《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6條(Article 6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所規定「最嚴重罪行」的門檻。在一些國家,如中國、印度、印尼、伊朗、馬來西亞、巴基斯坦、沙特亞拉伯、新加坡、泰國、阿聯酋和也門,死刑被使用來懲罰與毒品有關的罪行。

同年在一些國家,死刑被使用來懲罰通姦和雞姦(伊朗)、宗教罪行例如叛教(伊朗)和褻瀆神祇(巴基斯坦)、「巫術」(沙特亞拉伯);人骨販運(剛果共和國);經濟犯罪(中國);以及強姦(沙特亞拉伯)和「犯罪情節重大」的搶劫(肯尼亞、贊比亞)。最終,有不同形式的的罪名,例如「叛國」、「違反國家安全」和其他「危害國家」(如在伊朗的「反真主」罪 moharebeh)之類,無論有否導致生命損失,均以死刑懲處(岡比亞、科威特、黎巴嫩、北韓、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及索馬里)。即使所涉罪行在地方法律中並不構成死刑判決,北韓卻經常將他們判處死刑。

香港及澳門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擁有獨立司法管轄權,而兩個地方現已廢除死刑。

在香港正式廢除死刑前,實際上已經停止執行死刑。香港最後一次執行死刑是於1966年11月,當局將一名被裁定犯了謀殺罪的犯人處死。

香港政府在立法局於1991年及1993年4月為廢除死刑辯論及投票,獲通過後,正式廢除死刑。此後,所有死刑改由終身監禁代替。在死刑被廢除之前,對於使用暴力的謀殺、叛國及海盜行為,死刑屬強制性刑罰。

澳門在1999年12月20日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前乃葡萄牙殖民地。澳門最後一次死刑執行發生於19世紀。在1976葡萄牙憲法下,於葡萄牙及澳門同時廢除死刑。在1995年與中國政府商議後,通過的新《澳門刑法典》 (第 11/95/M 號法律) 第39(1)條說明:「不得判處犯人死刑或永久性刑罰或處以無限期或不明確期限的羈押處分。」

中國執行死刑的數目仍然佔全球大多數,中國政府繼續隱瞞國內使用死刑的情況,並阻止任何對其自稱2007年以來已減少使用死刑的求證。雖然去年國營媒體曾經報導幾宗高調矚目的案件,引起國內熱烈討論,可惜缺乏公開的官方數字和事實來為討論提供足夠資料。

雖然中國政府於2011年取消13條可判處死刑的罪行,主要都是甚少執行處決的「白領犯罪」,其餘很多非暴力罪行包括貪污、販毒的死刑懲罰仍然保留。中國政府更加擴大死刑涵蓋的範圍,迫使或欺騙某人捐贈器官,部分情況下可被視為蓄意傷人(Intentional Wounding)或蓄意殺人(Intentional Killing)而判處死刑。另外,製造及販賣假藥品、有毒和損害健康的食品,同樣被政府納入為死刑罪名。

中國的死刑犯繼續得不到公平審判。被告並不先被視為無罪,反而要證明自己無辜,而公安很多時候透過酷刑或虐待對被告逼供。在中國法律下,死刑犯沒有權利就他們的判刑向行政機關尋求特赦或減刑。嚴重的程序缺陷持續令數以千計的人墮入危機,生命輕如草芥。

上述的草案雖然成果有限,但是改進了死刑案件的程序,以求配合國際標準要求的最嚴謹的保障。

國際社會已通過四份明定廢除死刑的國際條約。其中一份是全球性的,其他三份是區域性的。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任擇議定書》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任擇議定書》旨在廢除死刑, 1989年於聯合國大會通過,是全球性的條約。它規定全面廢除死刑,但允許締約國保留於戰爭時期使用死刑,如該國在落實或加入此議定書之時提出要求保留。凡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國》的締約國,都可以成為該議定書的成員。

《美洲人權公約議定書》

《美洲人權公約議定書》於1990年經美洲國家組織大會通過。它規定全面廢除死刑,但允許締約國保留於戰爭時期使用死刑,如該國在落實或加入此議定書之時提出要求保留。凡是《美洲人權公約》的締約國,都可成為該議定書的成員。

《歐洲人權公約第六議定書》

《歐洲保護人權與基本自由公約(簡稱歐洲人權公約)第六議定書》旨在廢除死刑,於1982年經歐洲理事會( Council of Europe)通過。它規定全面廢除和平時期的死刑,締約國可以保留“戰爭或面臨戰爭危機時期”的死刑。凡是《歐洲人權公約》的締約國,都可成為該議定書的成員。

《歐洲人權公約第十三議定書》

《歐洲保護人權與基本自由公約(簡稱歐洲人權公約)第十三議定書》旨在廢除一切狀況下的死刑,於2002年經歐洲理事會通過。它規定廢除一切狀況下的死刑,包括戰爭或面臨戰爭危機時期在內。凡是《歐洲人權公約》的締約國,都可成為該議定書的成員

香港廢死之路

由本會製作

立即行動,加入死刑關注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