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他/她們的情人節] KRIS PRASAD:我們不需要商業化的情人節來表達愛

14 2 月

[他/她們的情人節] KRIS PRASAD:我們不需要商業化的情人節來表達愛

Kris Prasad是一位來自斐濟的34歲酷兒兼社運人士即使他認為現代情人節是一個資本主義騙局,但他打算慶祝情人節 不過就當成普通的一天來慶祝。他認為對於同志權利來說最重要的是大家彼此友愛,以及培養酷兒社區。

你有沒有在公共場合向伴侶示愛?如果有的話,人們作何反應?

這取決於我們在哪裡,以及人們是否把我們的身體視為與性別表現一致。一些酒吧和夜總會對於酷兒而言可能是安全的,但在街頭或公共交通上表現出的示愛行為可能會引起人們的注視、笑聲或嘲笑。

與異性伴侶相比,你認為你建立或體驗關係的方式有什麼不同嗎?

我們體驗關係的方式肯定有所不同。首先,在像斐濟這樣的小國家,可能很難找到性趣相同的人,社交媒體和應用程序確實會讓這容易的多。酷兒在關係中也要像異性伴侶一樣處理日常的起伏。然而,如果在被孤立、有同性戀恐懼症和其他社會文化壓力的背景下,這種關係可能不會像以異性戀為基準[即假定異性戀及推廣異性戀才是常態]的關係那樣獲得同樣的支持,許多人可能難以保持健康和充實關係。

 

在你而言,情人節是甚麼

現代情人節是一個資本主義騙局,旨在令人們以愛的名義消費。它深化了一些關係比其他關係更「正常和自然」這種想法,它也令其他形式的愛變彷彿變得不重要。我們不需要商業化的節日來表達我們的愛。隨著對同志人士的寬容度的提高,以及我們的社區獲得權利和特權,我們必須避免接受關於愛的壓迫性觀念。

 

我打算把情人節當成普通的一天來慶祝。對於酷兒群體來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尋求將我們病態化、否認我們的人性並使我們隱形的世界;因此我們愛自己、愛家人及致力培養我們的社區,才是最能對抗這個世界的行動。

 

斐濟政府是如何對待同群體的?

儘管斐濟是世界上少數幾個禁止基於性取向、性別認同和表達進行歧視的國家之一,但非異性戀伴侶的憲法權利有限,並受到權利法案的限制。

斐濟的活動人士都知道,同志人士面臨高度暴力、社會恥辱和歧視的現實。兩年前,我們的總理抨擊同性婚姻為「垃圾」,並建議同性伴侶,如果他們想要婚姻平等的話,最好移居冰島並留在那裡。雖然社會對同志的容忍度正在增加,但是當強勢的領導者發表這些言論時,就會鼓勵仇恨言論,並且會給倡導人士帶來更多的壓力,我們需要更努力地改變人們的態度和消除偏見。

 

你希望見到社會有甚麼轉變,而能夠令不同伴侶 (不論他們的性向和性別認同)之間變得更平等?

我希望看到政府堅持對所有斐濟人,包括那些具有不同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的人,實現平等和消除歧視的承諾。我也希望看到我們的社區在爭取更美好的世界的鬥爭中,超越單一的政治問題。只有我們團結起來反對一切形式的壓迫和統治,包括資本主義、殖民主義、父權制和異性戀常態化,才能實現自由、自主和超越性的社會變革。

 

 

[他/她們的情人節] 當我們理所當然地假設街裏愛人一對對的性別;但其實,不同性別和性取向的人,都會去愛,也有權利去愛;趁著情人節,讓我們也認識一下,亞洲區LGBTI行動者的愛情故事 。

 

陳韞(香港):香港需要更多關於跨性別議題的教育

丘愛芝 (台灣):我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

松岡宗嗣 (日本):我希望看到每個人都樂於與同志交朋友

J(韓國):希望我們的社會能夠多元包容

Kris Prasad(斐濟):我們不需要商業化的情人節來表達愛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