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LGBTI電影】And Then We Danced: 酷兒如舞蹈 自由柔媚而勇悍  

17 5 月

【LGBTI電影】And Then We Danced: 酷兒如舞蹈 自由柔媚而勇悍  

【LGBTI電影系列】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任何性別也不應受到任何形式的不公平待遇或歧視。適逢5月17日國際不再恐同日 (IDAHOT),為推動性別平權的大眾教育,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聯同LGBTI小組將在本周推出三篇關於性/別小眾議題的電影介紹,在觀影的同時,讓我們一同來了解世界各地LGBTI群體的狀況及需要,支持每個人「愛人」的權利。

《And Then We Danced》是一部有關格魯吉亞舞蹈員的故事,是格魯吉亞第一部有關性/別小眾議題的電影,由於當地較保守,本電影上映三天便被禁播,連同當地最大型電影節也拒絕上映本片,因而掀起熱議,也更顯示出大眾性平教育的重要性。


文/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LGBTI小組

電影跟隨著東歐國家格魯吉亞(Georgia)的國家芭蕾舞團後備舞蹈員Merab的視角出發。一如無數青少年般,Merab正處於探索自我身份之時期,對世界既有的規律有著淡淡疑惑。故事由他遇上不羈的同團舞員Irakli開始。近代的格魯吉亞民族舞強調男舞者必須展現陽剛、剛毅氣息,加上國內對性/別議題的保守風氣,「陰柔」的舞步與表達一向是忌諱。儘管Merab與Irakli不認同,但為了追尋舞蹈夢,他們無奈地壓抑自己的舞蹈風格而去遵從導師指引——然而,他們卻無法遏止對彼此暗生的情愫。就在此時,主舞團爆出「醜聞」, 一名舞員被揭發為男同性戀者,並因其「損害舞團名譽」而遭到遣退。追尋夢想抑或追尋情感?這對Merab與Irakli來說是活生生的兩難局面。

 

 

自沙皇時代,同性關係在格魯吉亞一直是刑事罪行。直到1917年俄國二月革命後,格魯吉亞宣佈獨立,恐同的律刑亦隨沙皇帝制的瓦解而不復存在。可惜,格魯吉亞於1922年被蘇聯統治,而史太林於1933年立法禁止男性之間的性關係。直到2000年,格魯吉亞才正式將同性戀非刑事化。但同志議題仍被視為禁忌,不少性/別小眾仍長期活於恐同的陰霾下。2013年,於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舉行的同志遊行中,反對派人數遠比出席遊行人士多。[1] 原為格魯吉亞後裔的導演Levan Akin亦因而受啟發,立志為格魯吉亞的青年拍出一套屬於TA們的電影,[2] 並在電影加入不少當地文化元素,除了名揚國際的格魯吉亞舞蹈,亦有大量民歌和當地風土面相,為有意探視東歐傳統文化的觀眾打開一扇窗。

 

 

《And Then We Danced》有別於一般商業片,電影敍事手法真誠,處理性/別小眾的內心世界恰到好處,沒有過份煽情或說教式的陳腔濫調。電影最後,Merab選擇了以性別流動的姿態演繹傳統民族舞,既顛覆傳統,又為新一代人打開更闊的視野。電影肯定了個體的獨特性,並認同應將之融入傳統文化,不應墨守成規、教條式的文化傳承。

奈何,電影在當地放映期間,遇上保守人士及宗教團體示威,向出席放映的人們丟電話和雞蛋,最後以血灑放映現場而告終。而當地最大的電影節 Tbilisi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亦拒絕放映上年度最顯赫和有代表性的作品,原因顯而易見。在高壓的政治及文化氛圍下,一套如《And Then We Danced》般衝擊固有文化思考的作品更顯重要:因為酷兒身份如舞蹈,可以柔媚,也可勇悍——它是自由的象徵,悄悄地起革命,然後溫柔地推翻這世界。


參考資料:

[1]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22571216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fX-Sdw79gw

圖源來自網絡


了解更多▶ LGBTI權利人權部落 #性別平權 #性別平等 #性別平等權

立即行動支持性別平權▶ 加入LGBTI小組

關注最新消息▶ LGBTI小組Facebook專頁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