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DONATE

《國歌法》或將通過 香港人表達自由會被侵害?

08 11 月

《國歌法》或將通過 香港人表達自由會被侵害?

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而香港會否隨之立法,引起社會討論;除了關心若然日後過馬路途中聽到國歌都要肅立的話恐怕有被撞死之虞,其實更值得關注的,是《國歌法》本身對表達自由的侵害。

表達自由是基本人權,基本原則是人人有權以不同形式尋求、獲取或告知意見,而同時保持意見不受恐嚇及干預。此項人權受國際公約與本地法律所保障,包括《基本法》第27條 [1]、《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 [2],及《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 [3]。

雖說表達自由是有限制,但這些限制必須符合比例原則,並有必要性,且有清楚、嚴謹的法律定義,不是任何人隨便一句:「表達自由是有限制的」就可以合理化對表達自由的侵害,而國際標準亦較傾向保障這基本人權,而非國家名譽。條文中清晰表明了限制須「經法律規定」,且為「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所必要,而據由國際法、國家安全及人權專家於1995年制定而成而備受國際廣泛採用的《約翰內斯堡原則》具體訂明 [4],和平行使表達自由「不應視為威脅國家安全」,亦不應「受到任何限制和懲罰」。例子包括「倡議以非暴力手段改變政府政策或更換政府」、「批評或侮辱國家或其象徵、政府、政府機構或官員,或外國或其象徵、政府、政府機構或官員」。(原則七甲)本地案例亦顯示出表達自由包含「表達一些可能會令某些人不悅,或衝撞某些人,又或抨擊當權人士的意見的自由」。[5]

是以,按此原則,一些可能令人或政權感到冒犯,而未有構成即時暴力的行為或言論,其實亦屬表達自由保障的範圍內;對國歌、國旗或國徽作出冒犯的行為,其表達自由亦受國際法例保障。

立法限制表達自由有違港府對國際的承諾

其實何為不敬因人而殊,而任何將單純對國歌不敬(而未有構成即時暴力)的行為刑事化的法律,乃屬於不合理限制表達自由。若果香港政府打算針對上述行為作出懲罰,則會違背其履行國際人權公約的承諾。保障香港人表達自由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即使現在政府企圖淡化《國歌法》立法的影響;然而,即使法例可能難以入罪,但若立法,始終代表市民對國歌不敬可能引致調查、檢控甚至被定罪,到時寒蟬效應已成,侵害了市民的表達自由。

若法律具追溯性將進一步侵害人權

《國歌法》另一個爭議點是其是否具有追溯性。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當一個人正在進行某一行為的時候,若當時未有任何法例列明該行為屬違法,該行為不應被視作觸犯刑事罪行。若法律在觸犯該刑事罪行後才出現,是沒有追溯性的,這是法治的一個重要原則,亦是為了發生防止任意拘捕的情況。

(文章內容更新於2020-05-07)


延伸閱讀:

[1] 《基本法》第27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2]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節錄): 一. 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二. 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3] 《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 (節錄):(一) 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二) 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4] 全名為《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表達自由及獲取資訊的約翰內斯堡原則》。此文中譯參考ARTICLE 19及香港人權監察中譯本。

[5] 引自和平表達意見不為罪(文:莊耀洸、徐嘉穎)  註2: 香港特區對楊美雲,FACC 19/2004,2005年5月5日,段1;中譯來自摘要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