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捐款 DONATE

NBA言論風波:你的言論自由VS 我的遙控器自由

14 10 月

NBA言論風波:你的言論自由VS 我的遙控器自由

們每一天都在表達自己的喜好、意見、觀念。在社交媒體出現以後,世界變得更加熱鬧,觀念的衝突也變得更為常見。關於言論自由的思考和討論也變得更多。

我們常常用言論自由,或為自己辯護,或指責別人。但對於這個基本人權,許多人仍然存在誤解。你是否也有以下這些迷思?

“言論自由是西方的觀念?”

作為基本人權,言論自由的具體內容是由《世界人權宣言》所確定的:

第十九條
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幹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1948年,二戰即將全面結束時,聯合國大會通過並頒布《世界人權宣言》,當時負責起草的委員會主席是美國總統羅斯福的遺孀,而副主席則是來自中國的張彭春。羅斯福夫人在她的回憶錄中說:「張博士是一位多元主義者,他動人地解釋他的主張:最後的真理不止一種。他說,《宣言》應當兼顧西方思想以外的其他思想……我記得張博士有一次提示說,秘書處不妨花幾個月工夫研究一下孔子的主要學說。」

這份宣言最後在大會表決中以大比數通過,成為第一部關於人權的國際法,推行至今獲得了更加多國家的認可,成為聯合國人權工作的基石。去年,在《世界人權宣言》頒布七十周年之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亦強調《世界人權宣言》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文獻,對世界人權事業發展產生了深刻影響。

言論自由作為《世界人權宣言》的重要部分,是獲得全世界認同的基本人權,並非所謂的西方價值,而無論東方人西方人,他們的言論自由都應被保護。

“你支持言論自由,你不能阻止我罵你”

在網絡爭論中,常常有人把言論自由當作追罵他人的借口。

開放的交流是人人所期待的,不同的觀點在摩擦中有可能產出更豐富的知識,正如伏爾泰所說:「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然而,一個人發表觀點, 並不代表別人必須要聽取乃至接受。也正是這樣,在社交媒體上有隱私設定,發表觀點的人亦有隱藏、刪除評論的權力。而作為觀眾,亦有抵制、拒絕某種觀點的權力。這些都是個人選擇,並不違反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是為了防止國家妨礙公民暢所欲言,處理的是國家與個體之間的關係

_____________

因為言論自由從一開始就是為了防止國家妨礙公民暢所欲言,處理的是國家與個體之間的關系,而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是說,伏爾泰說誓死保護你的權利的時候,他選擇對抗的是政府或當權者,而不是哪個不願意聽你說話的網友。

“言論自由,指的是所有的言論都自由”

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但它並不等同絕對的自由,如鼓吹仇恨的主張,構成煽動歧視的言論並不受言論自由的保障。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盟約》中亦有規定:

任何鼓吹民族、種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張,構成煽動歧視、敵視或強暴者,應以法律加以禁止。

這些鼓吹仇恨,煽動歧視的言論本身就是對寬容、包容、多樣性以及人權本質的攻擊。容許這些言論的廣為流傳,將有可能導致歧視、暴力乃至種族滅絕等災難性後果。而如今極需全世界警惕的是,一些政治領導人正在將這些煽動仇恨的思想和語言正常化。

但要解決這些言論帶來的問題並不意味著限制或禁止言論自由,而是要防止這些言論導致、升級為更危險的行為。

 

法律控制言論自由,問題在哪裏?

 

在世界範圍內,國家立法規範言論逐漸變得常見,他們常用的理由是國家安全。然而一些國家在立法和執行中可能違反了他們自己所簽訂的人權公約,對言論自由的限制程度超過了人權法的紅線。

在中國,有數不清的相關案例:倡導保護母語的藏人紮西文色、創辦維權網站的黃琦、倡導民族和解維吾爾族教授伊力哈木、聲援香港抗議的大陸行動者……他們都僅僅是因為表達自己的觀點而遭受牢獄之災。

應該如何使用這把尺? 1995年在南非,一群國際法、人權法學者通過了《約翰內斯堡原則》,這個原則其後常常被聯合國人權部門引用,成為審視國家在處理言論自由與國家安全關系上的一道準則。這一道原則強調,若“其真正的目的和可以證實的效果是為了保護與國家安全無關的利益,”包括保護政府免於尷尬或使其不當行為免遭曝光,或使政府牢固樹立某一特定意識形態, 此類限制則不具合法性。

 

不讓他說話,傷害的是你的言論自由!

 

《世界人權宣言》關於言論自由的條款,其後半部分常常被忽略 —— “人人享有……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在最近的NBA風波中,火箭隊經理莫雷在推特發表支持香港的言論,遭強烈反彈,中國駐休斯頓總領館、中國籃球協會、中央電視台等等都表示強烈不滿,以“封殺”的方式要求其道歉。央視主播剛強甚至在節目中稱:“如果你一定要狡辯說,這個世界有一種沒有邊界的‘言論自由’,那對不起,我們也有遙控器自由。”

莫雷引起爭議的推特發文

這是對言論自由一個典型的錯誤理解。一個家庭看電視都有可能因為選擇看哪個電視台而產生爭論,而剛強所說的“遙控器自由”,實際上是權力機關限制普通觀眾接受消息的自由。任何人都可以因為各種原因不購買、觀看任何比賽節目,這都是個人選擇。但一旦由權力機關介入,控制你能看什麽、聽什麽,甚至通過審查的方式,讓不同的觀點消聲,來塑造似乎一統的聲音,這就是對言論自由,對人權的侵犯。

 

訂閱下列社交媒體,接收本會最新資訊